搜索
加载中 ...

昆仑万维开源天工,加剧大模型“气剑”之争?

原创 摩根商研所 · 2023-11-07 21:39

国产大模型,正在加速进入开、闭源的“气剑”之争。

特别是在10月30日,昆仑万维$昆仑万维(300418)$发布全面开源的百亿级大语言模型“天工”Skywork-13B系列后,这场赛道内部的概念竞争,大有进入白热化阶段的势头。

不过在此之前,昆仑万维先是出售新能源资产,而后又经历了法人变更,再加上三季度财报转盈为亏的业绩表现,已然招惹到了投资市场对企业未来发展的审视目光。“天工”开源究竟是好是坏,也在掀起更为广泛的讨论。

结合当前国产AGI领域的市场走向,以及昆仑万维近段时间的经营表现,我们得出以下认知:

1.三季度财报披露的亏损,与昆仑万维剥离新能源业务后,全面押注AGI的经营方向息息相关。尽管“天工”开源对企业和行业都意义重大,但也将大语言模型的盈利可能压至最低,昆仑万维如何维持营收结构的健康,仍是值得关注的问题。

2.自从8月份阿里云率先宣布大模型开源后,国产大模型开源产品逐渐增多,随着昆仑万维加入开源阵营,未来国产AGI市场的竞争,也将围绕开源和闭源,展开对市场培育和份额争夺的较量。

一、商誉高企三季度转亏,开源后昆仑万维何以创收?

从财务状况来看,于此时加入开源阵营,对昆仑万维而言可能也是无奈之举。

10月26日发布的2023年三季度财报中,昆仑万维Q3实现营收12.56亿元,同比增长仅为9.27%。净利润方面更是由盈转亏,净亏损2982.92万元,同比下降120.78%。

受三季度业绩表现的拖累,前三季度累计总营收36.81亿元,同比增长8.31%;累计净利润3.28亿元,同比下降58.26%。尽管营收仍保持小幅度的稳定增长,但盈利能力的削弱已跃然纸上。

横向对比2020年至今的业绩走势,昆仑万维在2020年实现了营收利润双双突破50亿元后,整体业绩下滑趋向明显。

从2020年至2022年,昆仑万维年度总营收分别为54.20亿元、48.50亿元、47.36亿元,年度净利润分别为56.45亿元、14.81亿元、12.34亿元。

同时根据财报披露信息,昆仑万维商誉高企的问题也越发严重。2020年,昆仑万维的商誉由15.35亿元翻倍增长至38.12亿元,2021年降低至37.81亿元后,2022年又增长至39.34亿元。

在2023年二季度,昆仑万维的商誉再度高涨至51.41亿元。到了三季度,虽然昆仑万维着重声明,“不再进行任何人工智能上下游行业以外的其他行业的控股型或长期投资”,但商誉依旧维持在51.11亿元。

高商誉的背后,是昆仑万维近些年来持续推进的多元版图拓展。据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开始,昆仑万维投资、收购的业务范围,已经广泛涉及游戏、文化、出行、医药等领域,频繁的跨界投资下,投资业务对总营收的影响,已经几乎超越核心科技业务。

然而投资的收益和风险一体两面,摩根商研所认为,投资业务板块的营收波动,以及近两年来业绩走低、进入2023年后亏损扩大的现状,持续加重了昆仑万维对经营风险的担忧。

这一点,在昆仑万维三季度财报中有着较为直观的表现。截至今年三季度,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2.54亿元,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7.56亿元,可谓是高下立判。

恰逢ChatGPT的爆火,以及“元宇宙”概念期间,昆仑万维积攒的AGIC业务基础优势,最终让昆仑万维做出All In AGI的选择。这也就有了2023年6月,昆仑万维斥资11亿元收购当时已经是负资产的奇点智源,导致二季度商誉突破50亿元的情况出现。

加码AI科技布局的同时,昆仑万维也在努力清理非核心投资。例如9月13日晚间,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将对持有不到一年的北京绿钒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进行股权和可转债的转让交易,预计将创造净利润约1.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燃油车禁售时限即将来临,新能源储能的市场需求将进一步抬升,对于出售北京绿钒是否会导致昆仑万维错失高额回报,摩根商研所报以长期观望态度。

不过短期来看,在高调宣布专注于人工智能相关投资后,昆仑万维很快发布了自研模型“天工”的开源版本,已然博得了投资市场的广泛认可。

尤其是11月6日开源版“天工”通过备案,即将面向全社会开放服务后,通过天眼查可以看到,其股价更是一度高涨超过9%,最终以7.85%的涨幅收盘于34.90元。

尽管天工开源后,开源协议的限制下,用户付费意愿无疑会下降至最低。但从整个行业角度来看,大语言模型现阶段盈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变现困难的大环境下,昆仑万维由闭源转开源的决策,未尝不是最优解之一。

至少,开源模式下,昆仑万维已经走上了和阿里云一样的道路,提前将目光瞄准了培育市场,以及抢占品牌高地的营销层面。

二、没有护城河的份额竞争,昆仑万维开打免费牌?

开源与闭源的竞争逻辑,也可以简单理解为安卓和IOS的差异。

作为手机操作系统的两大巨头,安卓系统以高可塑性、高开放性著称,而IOS以严谨、安全的闭环生态闻名于世。二者之间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技术差别,更像是两个不同理念之间的相互角力。

在本质上,开源和闭源的理念之争,更像是金庸先生笔下华山派的“气剑”之争。二者同宗同源,只是在均衡技术和市场的“内外功”修炼选择上,有不同的侧重方向罢了。

目前国内大语言模型赛道中,开源项目主要有阿里云通义大模型、清华大学ChatGLM-6B、北京大学ChatLaw、昆仑万维天工大模型等。闭源项目则主要是以科大讯飞星火大模型、百度文心大模型、华为盘古大模型等为主。

从时间节点来看,先是在7月份,Facebook的母公司Meta公开表示将发布开源大模型Llama的商用版本,与坚持闭环研发的OpenAI旗下现象级产品ChatGPT针锋相对。而后在8月份,国内市场中阿里云率先宣布开源,将开闭源的理念之争落到实处。

在摩根商研所看来,开源的优势,在于降低商业软件采购成本、增强可定制性、保障软件高质量更新、维持技术创新等,主要针对大模型产品市场推广和用户体验环节。

虽然开源项目对其研发企业而言,早期阶段很难带来太高的转化收益。但对AGI行业而言,开源项目的增加,不仅有利于缩短国产大模型与ChatGPT之间的差距,同时也加快了大模型商业落地的节奏,促进赛道的整体繁荣。

闭源的优势同样明显。就像苹果与IOS之间的相辅相成关系,闭源大模型,无疑是科技企业自身技术力的极佳展现平台,而且在积攒自研优势的同时,也可以最大程度避免设计理念的同质化,保持产品核心竞争力。

不同于开源项目,闭源项目在熬到整体技术成熟阶段,无论是商业创收能力还是对核心隐私数据的保护,都要优于同时期的开源项目。从安卓和IOS的发展路径就能看出,现象级产品的引领下,闭源带来的宣发赋能同样值得期待。

以如今大模型技术的发展阶段,追赶ChatGPT仍是主流目标,各个大模型产品之间也尚未形成护城河差异。因此摩根商研所认为,短时间内国产大模型的开闭源竞争,本质上是互联网思维下,对市场份额的争夺。

开源大模型可以打“免费牌”,利用免费优势快速铺开用户触达范围,加速市场培育过程。而闭源大模型凭借天然的门槛限制,从最开始就筛选优质付费用户,为后期生态建设夯实地基。

两条路线的终局,都指向了实现更高的商业价值。从闭源转向开源的昆仑万维,或许就是在技术研发已经达到一定高度后,想要通过打“免费牌”的形式,寻找新的盈利模型和创收可能。

就像腾讯、美团等互联网大厂一样,早期免费推广市场的终极目标,必然是中后期寻找盈利可能,并维系付费用户的长周期体验。或许也可以理解为,大模型的开源尝试,仍是互联网思维下对新赛道的成功案例“复制”?

回想起互联网行业广为流传的一句话,免费才是最贵的。对于互联网思维在大模型产品中是否同样适用,还是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免责声明:本文基于公司法定披露内容和已公开的资料信息,展开评论,但作者不保证该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及时性。

另: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文章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与否须自行甄别。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3
11/07
21:3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