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郁亮的“权力游戏”,万科的“内外战争”

伴随着深铁入主,王石出局,郁亮上位,万科正在进行着史上最为剧烈的人事变化。

作者 / 韩 东

编辑 / 刘 煜

龙头房企万科似乎陷入了多事之秋。

先是2019年财报发布表现不及预期,引发股价下挫创下近一年新低,甚至引发资本市场担忧带动整个地产板块的股价下跌。而后又是涉及高管层、最高权力中心的人事变动,引发了企业震荡和行业瞩目。

不同寻常的财报表现和人事动荡背后,一场万科对内对外的 “战争”正在打响。

01

巨浪之下

由万科大江大海计划引发的滔天巨浪正在袭卷万科内部每一个阶层。

4月7日,万科再发人事变动,调任原中西部区首、现年42岁的王海武至总部,任公司执行副总裁、首席运营官(COO)。此前,这一职位的担任者是现年57岁的张旭。另据媒体报道,伴随着王海武的人事变动,万科中西部区首将由现年41岁的原杭州公司总经理李嵬接任。

这已经是万科今年以来发布的第二则重大人事变动。此前的3月17日,于万科财报发布的同时,万科宣布:执行董事王文金不再兼任公司执行副总裁、财务负责人;执行董事张旭不再兼任公司执行副总裁、首席运营官,自发请愿去负责万科物流业务;另,聘任82年女将韩慧华为公司执行副总裁、财务负责人,补缺王文金。

万科4月7日发布的人事调整实际上是对3月17日人事调整的补充。两次重大调整过后,两个万科总部高管层曾经的“旧人”,一个将离开总部去往业务一线,另一个虽仍留在总部,但也仅余执董职务,负责“牵头集团总部管理中心”。

万科将上述人事变动归结为大江大海计划的进一步深化。2019年2月,郁亮首次对外透露,将在万科内部启动“大江大海”计划。在3月举行的2018年度业绩会上,郁亮表示,。要把公司内部变成大江大海,适应战略要求和变化,实施组织重建和人事匹配。

万科是业内起名的高手,曾经的“海盗计划”、“八爪鱼”战略、“热带雨林”战略等,其形象生动程度都一度让业内拍案叫绝。这一次的“大江大海”计划同样不会例外。在郁亮公开表态之后,万科内部迅速变成大江大海,人员调令迭出,流动速度加快,整个集团明流、暗流涌动。

先是2019年5月,万科高级副总裁张纪文卸任南方区首,调任集团梅沙教育事业部首席执行官;原万科集团执行副总裁、首席财务官孙嘉接任,调离总部到了一线。

重新调整区首后的万科四大区域事业集团于5月迅速成立“大江大海工作委员会”,各区首为第一负责人,在辖区内迅速落实大江大海行动。

2019年6月,在万科举行的股东大会上,郁亮进一步补充,“大江大海”更多是强调内部的流动,过去两个多月以来,万科发布了14条职位比较高的任命,大多数是内部调配,跨区域流动。“一个组织一定时间成熟之后就有必要跨区域流动,否则会固守一方,难免会产生一些懈怠的心态,所以大江大海是活水计划,让水活起来。未来大多数人才还会从内部产生。”

概念舞动的背后是万科正在进行的史上最大规模、最高频次的城市总经理换防。据一点财经不完全统计,2019年,万科先后发布超过三十余次人事换防,涉及超三十多个城市总经理的调整和流动,广度覆盖南方、北方、上海等区域。

步入2020年,万科的人事动荡仍在持续和扩大,不仅最高权力中心进行了重组,涉及到王文金、张旭两大老将,更新调任了原中西部区域区首王海武成为公司执行副总裁、首席运营官,进入万科总部核心管理层,连财务负责人也换成了80后女将韩慧华。

与此同时,王海武的调动同样涉及到万科四大区域中的中西部区域。在2019年,万科中西部的人员调动是相对较少的。但伴随着王海武的调动,李嵬从杭州公司总经理位置调任中西部区首,与2019年南方区首变动所导致的南方区域剧烈人事动荡类似,中西部区首的变动同样或将导致系列连锁反应。

业内预计,接下来,万科的人事变动仍将持续。

02

权力的“游戏”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适应这样深度和频次的人事调动,剧烈波动中,有人选择了顺从,有人则选择离开。

2019年1月,万科发布内部邮件,任命原广州万科总经理唐激杨为深圳万科总经理。但调任不到一年时间,2019年12月2日,万科又宣布,唐激杨不再担任深圳万科总经理,调任南方区域BG产城事业部总经理,其职务暂时由南方区首孙嘉兼任。

无独有偶,2019年1月,原厦门万科总经理薛峰被调任为广州万科总经理。到任4个月后,薛峰随即又被调任为万科长租公寓事业部总经理。不到两个月后,薛峰选择了离职。

更多人则是开始质疑这样大规模人事流动和调配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毕竟,长期不稳定的人事结构并不利于万科企业的发展。在万科发展史上,虽然也曾经发生过类似的跨区域调动,比如2000年的“二林事件”,2010年的“180计划”等,但类似这样大规模、深层次的人事调整和动荡,尚属首次。

而在地产界,包括碧桂园等多家企业,虽然也设置了诸如轮岗之类制度,但更多是为了强化高管对企业内各条线业务的熟悉程度,同时假如A角离任了,B角能够迅速补缺,企业正常经营管理不会受到大的影响,管理具备稳定性。轮岗归轮岗,正常情况下,大部分在一定期限之后,最终依然还是会回到熟悉的岗位和熟悉的职责范围内去,企业也并不会因此产生大的波动。

对比之下,更加凸显万科大江大海计划的非比寻常。“你去纵观所有企业,哪有这样频次的城市总调动?要知道,企业中高层的变动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城市总被更换了,下面的人事往往也会经历一轮洗牌,这必将对这个城市公司的运营产生短期影响和波动。所以,除非升迁或者是真的做得很差、犯了错误,否则企业并不会轻易地进行更换。”有地产界猎头对一点财经如是指出。

因而,细究之下,万科人事动荡的根源,显然隐藏着更深层次的驱动力。而答案的找寻,或许要回溯到曾经的万宝之争。

2017年6月,持续时间长达两年的万宝之争,以深圳地铁接连接盘华润、恒大持有的万科股份,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而宣布最终落幕。伴随新股东入主同步进行的,是万科权力架构的重新调整

66岁的王石宣布卸任,将接力棒交给了52岁的郁亮。同时,万科董事会进行换届改组。改组后的万科董事会由11名成员构成:深圳地铁占三席,分别为林茂德、肖民、陈贤军;万科得三席,分别为郁亮、王文金、张旭;外部董事一席,为孙盛典。另设有四名独立董事。

一朝天子一朝臣,是朝代更迭的必然法则。但很多时候,这个法则放在企业身上同样适用的。伴随着万科正式告别“王石时代”、步入“郁时代”,以及万科最高权力中心的重组,万科内部权力的重新清理和洗牌成为必然。

2018年1月31日,郁亮上位半年后,在外界眼中名不见经传的祝九胜接替郁亮成为万科总裁、首席执行官。同年9月,万科南方区域月度例会上,郁亮发表内部讲话,正式提出对万科进行战略检讨,实施收敛聚焦,巩固基本盘,以‘活下去’为最终目标。与此同时,正式明确组织重建、事人匹配的基本逻辑,并使其成为组织自我更新的常态,将人事调整定位为2019年的管理工作重点。

2019年,以组织重建、事人匹配、适应战略变化和调整为名,万科正式启动“大江大海”计划,在人事上掀起滔天巨浪。这时,距离深铁入主、郁亮上位刚刚过了一年半。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一点财经指出,虽然,万科的战略检讨和调整,一定程度上同样是基于对后市的研判和自身实际所做出的战略抉择,但从万科人事调整的深度和广度上来看,这样的调整已经超出了正常战略调整的需求范围,更多的是由企业权力更迭所导致的人事洗牌。

深铁不是华润,郁亮也不是王石,万科的改变成为必然。我们很难去判断,这究竟是来自于深铁的意志,还是来自于万科的意志?正如对于万科所说的事人匹配,究竟是事决定人,还是人决定事,还是认决定了人?这一点,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不同的答案。

03

万科的战争

万科的人事动荡仍在持续,新一届的权力中心将把万科带往何处,我们暂未可知,但剧烈的人事动荡所引发的负面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不久前,万科刚刚公布的2019年全年业绩。这是一份让让外界略感失望的财报。

财报显示,2019年,万科实现销售金额6308.4亿元,销售面积4112.2万平方米,同比分别增长1.8%和3.9%,增速均较2018年大幅放缓。

虽然营业收入较2018年同比增长23.59%至3678.8亿元,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近同比增长15.1%至388.7亿元,低于市场预期的20%,可谓增收不增利。公司的毛利率和净利率的表现却不及预期,数据显示,万科的毛利率由2018年37.48%下降至2019年36.25%。其中,房地产及相关业务的结算毛利率为27.2%,较2018年下降2.5个百分点;归母净利率10.57%,低于2018年的11.34%,盈利能力有所减弱。

国际评级机构瑞信在随后发布的报告中称,万科2019年度核心盈利虽然增长11%,但分别低该行及市场预期的7%及5%。虽然,万科的资产负债表较同行健康,但管理层仍对销售规模扩张态度转趋谨慎。公司去年买地支出为年内合约销售的35%,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50%,换言之万科土地储备仅可供未来约2.8年使用,较同行的平均水平短约4年。与此同时,万科去年新开工建筑面积同比减少15%至4240万平方米,预算今年进一步减少至2920万平方米。

基于此,该行将2019-2022年销售年复合增长预测由9%下调至2%,以反映土地储备紧绌,并将2020-2021年盈利预测下调9%,每股资产净值下调10%,以反映合约销售及利润率增长放缓,目标价由35.6港元下调至27.4港元,评级由“跑赢大市”降至“中性”。

财报发布翌日,万科AH股股价均告下跌,并于3月19日继续下探,连续两天下挫,AH股价均创近一年半新低。对于万科发布的这一份未达预期的财报,投资者选择了用脚投票。龙头老大的业绩表现不达预期,也引发了资本市场对房地产后市的担忧,整个地产板块直接被带崩。

有投资者质疑,万科业绩表现不达预期,与万科2019年频繁的人事变动有关。以南方区域为例,万科南方区域原先是万科四大区域中表现较好的区域,2015-2017年三年间,南方区域与上海区域对销售业绩的贡献比例领先、相互追赶;但自2018年以来,南方区域开始遭遇挑战,从被北方区域反超到2019年的销售额垫底。2019年,万科南方区域以1274.23亿元首次排在最末位,在集团业绩中占比仅20.20%。而南方区域同时也是万科过去一年人事变动最为剧烈的区域。

有投资者对一点财经表示,原本以为熬过了万宝之争,随着万科股权架构的尘埃落定,王郁交班的顺利完成,万科能够迎来一个稳定的发展时期,却没有想到,股争的终结并不是结束, 一切反而才刚刚开始。

万宝之争给万科所带来的的“遗产”显然不止权力中心重塑、权力中心洗牌,还有某种程度上,万科错失的房地产黄金时代最高峰的三年。

黄金年代如果有曲线,那2015-2017年这三年一定是处于曲线的最高峰。三年间,房价暴涨,规模膨胀。当万科深陷股争泥沼而在管理和拓展上备受影响时,对手早已乘势而起。虽然凭借良好的企业发展惯性,万科在这三年间依然保持了良好的增长,但在对手们以高杠杆、高周转、高土储三大利器助推,坐火箭般的强势攻势下,曾经的行业老大万科最终被对手超越,跌落神坛。

虽然万科一直对外宣称,不在乎做不做老大,但要一个曾经做惯了老大位置的人,忽然有一天屈居人下,显然也是不那么容易接受的。股争结束后,万科原本也有心卷头重来,夺回老大位置。2017年-2018年,万科在土地市场上均表现突出,拿地金额和数量均远超往年。

但失去的三年已经失去,由权力中心更迭所带来的人事洗牌却仍在持续,曾经的王者、现在的万科对内对外的战争已然打响,2019年表现未达预期的财报正是警钟。毕竟,曾经中海、绿城的案例都告诉我们,沉溺于人事斗争,是要落后的。

04

结束语

2016年,万科深陷股权之争旋涡之际,万科团队曾给万科全体合伙人发出了一封内部信——《同心者同路》。当中,万科引用了“可口可乐之父”罗伯特·伍德鲁夫说过的一段话:“即使一夜之间所有工厂都在大火中化为灰烬,但只要品牌还在,那么可口可乐第二天就能东山再起。”

曾经,在过往三十多年的发展中,在王石的带领和郁亮的治理下,万科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品牌、团队、企业文化,在过往三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一直都是万科最应以为傲的所在和立业立身的根本。

对于王石和郁亮这一对搭档,媒体曾经有句评价:王石负责做梦,而郁亮是那个把梦想照进现实的人。用郁亮的话来说,“董事长(王石)负责不确定的事情,我负责确定的事情。”万科创始人王石清晰地知道,有着缜密计划性和超强执行力的郁亮能弥补自己过于理想化的不足。

然而,伴随着深铁入主,王石出局,郁亮上位,万科正在进行着史上最为剧烈的人事变化。伴随着王石的远去,万科过去最引以为傲的人文精神和理想色彩,似乎正在消退。

这样的改变,最终将把曾经房地产最具魅力的企业带往何方,只有时间能够告诉我们答案。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0
04/10
12:24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