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文章
2020
05/06
18:14

沃尔德销售结构逆转,靠低毛利产品打天下,委托理财数据自相矛盾

北京沃尔德金刚石工具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沃尔德,证券代码:688028.SH)近日发布上市后首份年报,业绩负增长,延续了了公司自成立以来便逐渐衰退的趋势,而销售结构的变动更释放了危险信号。此外,公司的委托理财数据也在互相打架。

资料显示,沃尔德于2016年创立于中关村电子城科技园区,在2019年7月正式登陆科创板,是科创板首批上市公司之一。公司主要从事超高精密和高精密超硬刀具及超硬材料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

出道即巅峰,公司成立以来业绩逐年衰退

2020年4月15日,沃尔德发布2019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25501.40万元,同比下降2.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002.16万元,同比下降9.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5098.53万元,同比下降18.49%;毛利率48.17%,同比下降3.65个百分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8289.78万元,同比增长30.43%。

作为诞生于2016年的初创企业,沃尔德没能延续高增长的势头。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和2018年,公司营业总收入增长率分别为33.62%和12.33%,归属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38.15%和14.03%,已经出现增速变缓的迹象,而在2019年直接转为负增长,可以形象地说是出道即巅峰,之后状态逐渐衰退。

不过,沃尔德的2019年度业绩表现并非行业个例。据可比公司年报显示,长沙岱勒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岱勒新材,证券代码:300700.SZ)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20.71%,归属净利润同比下降234.79%;河南富耐克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三超新材,证券代码:300554.SZ)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32.63%,归属净利润同比下降73.46%。威海威硬工具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威硬工具,证券代码:430497.OC)营业总收入同比下降17.89%,归属净利润同比下降23.75%。

行业整体下行离不开宏观经济的影响。据招股书披露,沃尔德的下游客户集中在电子制造和汽车制造行业。据工信部数据显示,2019年电子元件及电子专用材料制造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0.3%,增速较2018年降低10.6个百分点。另据中汽协数据显示,2019年汽车产销量分别同比下降7.5%和8.2%,且降幅持续扩大。下游行业的萧条直接影响沃尔德的销售状况,据年报显示,超高精密刀具销量54.70万件,同比下降3.54%,超硬材料销量28.24万件,同比下降13.03%。

另外,据招股书披露,超硬刀具可应用于电子信息、汽车制造、航空航天、军工、机床配件、新能源、石材雕刻、硬质塑料、陶瓷宝石加工等多个领域。产品应用领域的多元化就意味着潜在客户领域的多元化,可以帮助分散市场风险。但遗憾的是,沃尔德的终端客户只有消费电子和汽车工业两个领域,而持续下滑的业绩,似乎也反映了公司抵御风险的能力有些薄弱,受单一行业波动的影响较为明显。

销售结构变动,低毛利产品打天下,或是业务降级信号

如果进一步审视沃尔德的主营业务情况,就会发现公司面临的难题不仅仅是下游不景气、销量下滑这么简单。

据年报显示,超高精密刀具销售收入8904.38万元,占营业总收入比重34.93%,高精密刀具销售收入13161.43万元,占营业总收入比重51.63%。乍看上去似乎没什么问题,但招股书披露,2016年超高精密刀具收入占比44.86%,高精密刀具收入占比38.34%。四年期间,超高精密刀具收入占比从44.86%持续下降至34.93%,高精密刀具收入占比从38.34%持续上升至51.63%,虽然销售收入绝对值都增长了,但两大主营产品的销售结构发生了逆转,然而,这种逆转可能并不是良性的。

一般来说,公司更高水平、更高质量的产品收入比重越来越高是业务升级的一个表现。以沃尔德来说,超高精密刀具比高精密刀具有更高的技术含量,可应用于更广泛的领域,更关键的是,超高精密刀具的高附加值使其毛利率可以达到65%以上,而高精密刀具的毛利率仅在45%左右,相差20个百分点。也就是说,如果沃尔德想要实现业务升级、提升竞争力、提高毛利率,那么超高精密刀具的收入占比应该逐渐升高。

但现实是,超高精密刀具收入比重逐年下降,较低端的高精密刀具收入比重直线上升,这意味着沃尔德的业务相比于2016年诞生之初反而在降级。这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信号,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体现在超高精密刀具,但这一产品增速放缓、收入比重下降、可持续性存疑,可能说明公司的竞争力正在衰弱。另外,由于高精密刀具的毛利率显著低于超高精密刀具,销售结构的逆转导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明显下降。如果销售结构变动的趋势延续下去,主营业务毛利率或许有继续下降的风险。

委托理财数据多处矛盾,在研项目信披也存差异

有趣的是,沃尔德上市后突然热衷理财,2019年委托理财金额高达4亿元以上,且均为结构性存款。

所谓结构性存款,是指在普通银行存款的基础上嵌入远期、期权、期货等金融衍生工具,投资收益与利率、汇率、指数等标的物挂钩的理财产品。结构性存款由于具备一定风险,且价值波动较为明显,所以不属于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范畴,而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的要求,应当作为金融资产确认,并以公允价值计量,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计入利润表。

那么第一个问题来了,在资产负债表中,沃尔德并未将结构性存款确认为金融资产,而是纳入货币资金中的银行存款核算,这就导致结构性存款公允价值的变化无法反映在账面余额中。尽管公司在利润表中确认了理财收益107.43万元,但这个理财收益可能只是公司按照普通银行存款利率计算的金额,而没有包含结构性存款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因而这一会计处理问题导致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金额都会受到影响。

第二个问题是,沃尔德究竟有多少结构性存款。在年报的“委托理财总体情况”中,公司披露以自有资金委托理财发生额10000万元、以闲置募集资金委托理财发生额31900万元,合计41900万元。在接下来的“单项委托理财情况”中,公司披露理财类型均为结构性存款,且单项理财金额加总为52500万元。另外,公司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披露“支付其他与投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为44700万元,明细显示44700万元均为委托理财。41900万元、52500万元、44700万元,同样的结构性存款发生额,在财务报表三个地方显示的金额竟然各不相等。

除了发生额以外,结构性存款的余额也存在差异。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中,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43779.43万元,在合并现金流量表中,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0527.78万元,公司解释称两者之间的差异33251.64万元为包含应计利息的委托理财期末余额。而“委托理财总体情况”却显示未到期余额为38200万元。对于结构性存款数额的多处差异,沃尔德没有提供合理的解释。

同时,公司的在研项目也存在信息披露差异。据年报显示,在研项目中包含一项处于已完成状态的“高精密金刚石研磨轮”项目,预计总投资规模69万元、本期投入金额24.36万元、累计投入金额72.97万元。公司于2019年4月提交的招股书申报稿披露的在研项目情况中,却没有包含这一项目。

另外,年报披露另一项处于已完成状态的“一种多弧面刀轮”项目预计总投资规模50万元、本期投入金额26.66万元、累计投入金额63.10万元。而在招股书中,这一项目的经费预算为250万元。从2019年4月到2019年末,同一个研发项目的投资规模骤减80%,似乎有些反常,令人对投资金额和完成状态的真实性产生疑问。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