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圣湘生物冲刺“抗疫第一股”:核心产品成色不足,急于上市或为还债

7月2日,圣湘生物向科创板提交注册。这家位于湖南的体外诊断企业有望凭此成为沪深两市“抗疫第一股“。

作为国内新型冠状病毒检测产品最早获批上市的6家企业之一,圣湘生物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呈现爆发性增长。公告显示,预计2020年上半年公司可实现营收20.48亿元,同比增长1127.94%,实现扣非净利润11.88亿元,同比增长8794.72%。

在爆发性增长的加持下,圣湘生物瞄上了科创板。今年3月4日,圣湘生物提交上市申请招股书。这家站上“风口”的IVD(体外诊断)企业即将获得资本的加持,但其成色究竟几何?

核心产品成色不足:替代性强,天花板过低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圣湘生物营收分别为2.25亿元、3.03亿元和3.65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065.33万元、676.21万元和3947.85万元。

在这三年的时间里,圣湘生物的营收和盈利水平都保持了较快增长。但蓝鲸产经记者梳理发现,圣湘生物主导产品是病毒性肝炎系列试剂 ,数据显示2017 年至 2019 年收入分别为 7545.15 万元、 1.07亿元和 1.25亿元,分别占当年试剂收入的59.29%,53.79%,49.61%。 按整体营收计算,仅仅病毒性肝炎系列试剂就贡献了圣湘生物近三分之一的收入。

对此,一位IVD行业的从业者对蓝鲸财经表示,目前国内IVD行业的竞争格局中罗氏、雅培等跨国企业在市场上具有优势地位,国内企业大多选择细分市场进行突破,圣湘生物的思路也是如此。

而且国内IVD市场竞争激烈,其中产业筛查领域几乎是华大与贝瑞两家独大,肿瘤诊断领域各家也都在下功夫,目前离大规模商业化仍有距离。圣湘生物从感染性疾病方向切入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主打产品的病毒性肝炎是个非常特殊的方向,其未来发展可能因此受限,上述业内人士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这点。

在圣湘生物上市的同一时间,吉利德公司6月30日宣布,被称为“吉四代”的索磷维伏片(商品名:沃士韦,索磷布韦400mg/维帕他韦100mg/伏西瑞韦100mg)在中国上市。

“索磷维伏片的上市将慢性丙型肝炎的治愈补齐最后一个缺口。” 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肝胆胰中心主任魏来曾表示。在DAA(丙肝新型直接抗病毒药物)疗法进入国内之后,病毒性肝炎不再是困扰终身的疾病,能够实现90%以上的丙肝治愈率。

但由于疾病的复杂和患者不同特征等原因,临床过程中DAA药物仍存在5%左右的失败率,而索磷维伏片的上市补齐了这个治愈缺口。临床研究结果显示,索磷维伏片对DAA治疗失败患者的总体治愈率达97%,其中,针对中国占比最多的基因1b 型和2 型HCV 患者,治愈率分别高达99%和100%。

可以说,未来丙肝患者全部治愈已经是个可行的目标。世界卫生组织提出,到2030年消除作为公共卫生威胁的病毒性肝炎,具体指标包括: 新发感染率降低90%,病死率降低65%。为消除病毒性肝炎,需要90%以上的感染者得以诊断,80%以上确诊的患者得以治疗。

对于圣湘生物而言,直接需要面对的问题就是病毒性肝炎的患者数量在未来几年可能就会达到天花板,为公司贡献了营收三分之一的核心业务前景有限。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事实上作为丙肝药物的龙头企业吉利德就面临过这样的局面,这两年吉利德也试图通过豪掷340亿收购Forty Seven这样的方式切换进肿瘤免疫赛道。

但在竞争一片红海的IVD行业圣湘生物想再占领一个细分领域绝非易事。虽然今年上半年为满足抗疫需要,圣湘生物预计2020年上半年公司可实现营收20.48亿元,同比增长1127.94%,实现扣非净利润11.88亿元,同比增长8794.72%。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疫情带来的爆发性增长只是暂时的,关键在于圣湘生物能不能抓住这次机会,耕耘更多渠道,开拓下一个细分领域,这可能也是圣湘生物机遇登陆资本市场的原因。

除此之外,圣湘生物急于资本助力的原因似乎与其实控人近两亿元的巨额债务脱不开关系。

又是公章惹的祸,实控人背上近2亿巨额债务

日前,腾讯与老干妈之间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因三人冒充老干妈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并仿造老干妈公司的公章与腾讯签订广告协议,导致出现一笔1600万元的合同纠纷。

与腾讯一样,圣湘生物的纠纷也跟公章有关。但却并非是有人冒充,而是圣湘生物原股东李迟康私刻公司印章、伪造法定代表人戴立忠的签名,以圣湘有限名义与长安信托签订了博雅眼科医院信托贷款的《保证合同》,圣湘有限系多个抵押、担保方之一。2013年9月,长安信托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圣湘有限,要求圣湘有限就长安信托与博雅医院1.1亿元信托贷款,按照《保证合同》约定承担担保责任。该诉讼未判决,但导致圣湘生物经营发展受到影响,亦存在为长安信托1.1亿元信托贷款承担担保责任的或有债务风险。

不仅如此,李迟康以其关联公司博雅眼科医院、翔宇食品等公司的名义,向交通银行湖南省分行(以下简称交通银行)、农业银行(601288,股吧)长沙雨花区支行(以下简称农业银行)借款数亿。

上述向交通银行、农业银行的借款,圣湘有限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系多个担保方之一。2013年至2016年经多项诉讼,根据法院的最终判决,圣湘有限应在1.17亿元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圣湘有限在偿还了400万元后,该笔连带清偿债务剩余1.13亿元。

上述两项债务纠纷导致圣湘生物土地、房产、存款等多项资产被扣押、查封或冻结,公司股权、银行账户被冻结,经营发展受到较大影响。为解决交行、农行1.13亿元债务和长安信托1.1亿元债务,消除该等债务对公司造成的不良影响,圣湘生物2017年5月开始推动两项债务重组。

2018年1月,戴立忠与圣维尔签署协议,收购圣维尔名义上持有的长安信托不良贷款债权。2018年2月戴立忠与圣湘生物签订《协议书》,承诺并确认作为新的债权人不会也不可能依据李迟康所伪造的保证合同以任何理由和形式向圣湘有限主张任何权利,不会也不可能要求圣湘有限作为借款保证人对长安信托1.1亿元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的保证责任。

上述戴立忠收购长安信托不良贷款债权的资金,来源于安徽志道提供的借款资金5560万元,另外为解决交行、农行不良贷款包债务重组,向安徽志道初始借款8500万元,其后由于圣湘有限承担2500万元,因此时任股东实质承担借款金额为6000万元及2500万元短期借款对应利息1.98万元。

招股书披露,目前戴立忠个人负债共计1.76亿元。圣湘生物称,戴立忠所欠个人债务均未到期,不存在个人所负数额较大债务到期未清偿的情形。但如果未来戴立忠发生相关债务到期未偿还的情形,将有可能导致其所持公司股权被处置,并且影响其在发行人处担任董事、高管的任职资格。

对于戴立忠的还款来源,招股书中称一是长安信托不良债权项下对应的抵押物处置;二是圣湘生物未来两年内可供分配的利润按照戴立忠持股比例所对应部分可基本覆盖戴立忠的到期借款;三是戴立忠目前所持圣湘生物股权按照2019年3月最近一次增资时的估值37亿元计算,其股份价值约为13亿元,可作为还款来源之一;四是戴立忠持有的房产、工资薪酬等多项其他资产。根据戴立忠的说明,其将优先考虑处置抵押资产和利用公司分红来解决还款问题。

一位金融从业者对蓝鲸财经表示,实控人近2亿元的债务压力可能是圣湘生物急于通过科创板上市的重要原因,通过资本市场实控人可以获得多方资金支持,缓解债务压力。

来源:和讯网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0
07/07
10:3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