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不差钱的农夫山泉!年赚50亿,加速国家化进程野心凸显!

每日精选 · 2020-09-08 16:55

4月底就已在港交所披露了招股书的饮料巨头农夫山泉,今天迎来上市的高光时刻。

今日(9月8日),农夫山泉在港股上市,发行价21.5港元。

开盘后一度大幅上涨85.12%,报39.8港元,总市值达4400亿港元。截止收盘,涨幅仅54.65%,市值回落到3714港元。昨晚,农夫山泉的暗盘收盘大涨91.86%,股价报收41.25港元/股,总股本为111.88亿股,总市值达到了4615亿港元,超越中国石油中国石化等知名龙头股。

随着农夫山泉的上市,其公司创始人钟睒睒的身价一度超过福布斯最新排行榜上的马化腾,跃居中国新首富。不过此后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股价双双回落,有媒体统计发现,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仅仅当了半小时的国内首富。

低调的创始人钟睒睒:一年收获两家上市公司

作为中国饮料龙头企业,农夫山泉的上市,对整个中国食品饮料行业都是一个大事件。而随着农夫山泉的上市,也让市场目光再次聚焦到创始人钟睒睒的身上。

钟睒睒是农夫山泉的第一大股东(持股84.4%),还是养生堂有限公司的创办者。而农夫山泉的成长史,也是钟睒睒闯荡水江湖的奋斗史。

生于1954年的浙江诸暨人钟睒睒,1993年创办养生堂有限公司,靠生产养生堂龟鳖丸为人熟知。在随后多年的经商生涯中,他先后创立或收购了多家子公司,使养生堂的产业横跨保健品、生物制药、饮料、食品四大领域。

1996年,钟睒睒在杭州建立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这也是农夫山泉的前身。2001年6月,公司改制成为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

早年间,钟睒睒做过浙江日报记者、种过蘑菇、搞过保健品、卖过饮料……其跨界创业史颇具故事性。

当然,除了农夫山泉,钟睒睒还握有一家上市公司。

2020年4月,万泰生物在上交所上市,发行价为8.75元,募资3.815亿元。

事实上,万泰生物也是一家值得着墨的神话公司。相关数据统计,自2020年4月29日挂牌以来,万泰生物实现了26个连续一字涨停板,被市场称为年内最牛新股。此番持续火热的背后,离不开万泰生物的光环产品——馨可宁(Cecolin),即国内唯一获批上市的二价HPV疫苗。

公开资料显示,万泰生物成立于1991年,是从事生物诊断试剂与疫苗研发及生产的高新技术企业。万泰生物最早是由北京市福瑞生物工程公司与日本国长富有限会社共同出资设立的中日合资企业,后被港资企业收购。2001年9月,得知港资企业有意转让万泰有限股权后,出于对生物医药行业未来前景的信心,钟睒睒买入万泰生物95%股权。

此后,万泰生物便成为由钟睒睒绝对控股的企业。根据万泰生物招股书,IPO后,万泰生物的前两大股东为养生堂和钟睒睒。其中,钟睒睒直接持股18.1736%,养生堂持股56.9822%。由于养生堂由钟睒睒绝对控股,钟睒睒合计持股75.1558%。

“隐形富豪”的资本版图显然不止于此。根据农夫山泉招股书,钟睒睒所持有的资产已涉及到农业、女性用品、房地产等多个领域。基于这些业务组成的庞大帝国,钟睒睒的身家也已突破千亿。

根据天眼查显示,钟睒睒的商业版图涉及116家公司,横跨食品饮料、保健品、化妆品、精制茶、餐饮、果品等行业。

相较于农夫山泉的高调出圈,掌门人钟睒睒却鲜少接受媒体采访,此次招股书中的个人履历也只有寥寥数语。对于自己的低调,他曾解释:“我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同行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我根本不管。”

然而,相较于创始人的低调,农夫山泉的业绩却让人眼前一亮。

年赚50亿,农夫山泉真的不差钱

业绩方面,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农夫山泉的收益分别为174.91亿元(人民币,下同)、204.75亿元、240.21亿元。2018、2019年的收益同比增速分别为17.1%、17.3%。其中,包装饮用水收入占据营收大头,近三年的占比均接近60%。

同时,农夫山泉近三年的经调整年内溢利分别为33.90亿元、39.77亿元、54.80亿元。

此外,2017-2019年,农夫山泉的包装饮用水毛利率分别达到60.5%、56.5%、60.2%。而同样拥有包装水业务的港股上市公司康师傅2019年饮品业务的毛利率为33.69%。按销售额计,水在康师傅饮品业务中所占份额为9%。

​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其主要产品覆盖包装饮用水、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等类别。全球知名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2012年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以2019年零售额计,农夫山泉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均居中国市场前三位。

分产品看,贡献了农夫山泉近6成收益的包装饮用水产品实现了较高毛利率,按2019年60.2%的毛利率计算,农夫山泉每卖出一瓶售价2.0元的饮用水,即可获得1.2元毛利。换言之,单瓶农夫山泉的销售成本不足0.8元。

而即使单瓶销售成本低至0.8元,仍然覆盖了原材料、包装材料、制造费用及人工薪酬等四项支出。农夫山泉指出,原材料主要为生产瓶身的PET(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酯)、糖及果汁等,如果将PET成本减去,剩余原材料(即糖及果汁等)成本占总收益的百分比仅为5.3%(2019年数据)。

尽管获水成本未被列入生产原材料,但农夫山泉确因“卖水”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除了卖水,近几年,农夫山泉曾尝试进军多个行业。2017年农夫山泉进军化妆品行业,推出桦树汁面膜和保湿液后还推出了农夫山泉喷雾。2019年3月份,农夫山泉推出了植物酸奶,不久又进军咖啡界,推出跨界型饮料碳酸咖啡,但上述多元化产品并未在市场上形成较大反响。

但农夫山泉却似乎并未放缓前进的脚步,而是在加速国家化进程。

农夫山泉国际化野心凸显

钟睒睒心中总藏着更大的事业。他曾这样写道:“钱,仅仅是钱还是不够的。我的目标要高得多。”

这一次,农夫山泉将目光瞄向了国际市场。

“我们有计划寻找可以形成业务互补、具有战略意义的收购机会。”农夫山泉招股书提到,公司正在探索将公司的生产制造能力、供应链管理能力和销售渠道拓展能力应用于海外市场。公司亦有计划在海外设立生产基地。

其实,对于海外市场的布局,农夫山泉早有尝试。2018年6月,农夫山泉旗下全资新西兰企业Creswell NZ Ltd购买了位于新西兰北岛瓦卡塔尼附近的“Otakiri Springs”瓶装水工厂;2017年8月,Creswell NZ Ltd还向当政府申请增加“Otakiri Springs”的取水量,并建议扩大现有瓶装水工厂产能。

农夫山泉在招股书中表示,截止目前,除了对新西兰瓶装水品牌Otakiri Springs的收购项目外,公司并没有确定任何具体的收购目标。与此同时,农夫山泉也希望借收购Otakiri Springs的尝试将其生产制造能力、供应链管理能力等应用于海外市场。

或许,农夫山泉国际化的发展道路早就写在了钟睒睒的规划列表里。2015年一次采访中,钟睒睒就表示,“农夫山泉的竞争者从来都是国际品牌,竞争的是水的研究,领域的研究,而不是货架上多了一个别人家的品牌。”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0
09/08
16:5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