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期货公司集体抵制之后文华财经重启IPO

打新股啦 · 2020-09-26 10:36

本报记者 蒋牧云 张荣旺 上海 北京报道

近日,上海证监局网站发布了期货软件商上海文华财经资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华财经”)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备案情况报告。文华财经官网显示,公司旗下产品打入了135家期货公司。

不过,关于135家期货公司的这一数据,如今或许将被改变。2020年年初,多家期货公司暂停接入文华财经的软件。尽管文华后续对软件进行整改,恢复了对期货公司的接入。但《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文华财经整改期间,其市场份额被其他的软件商侵蚀。

此外,这也是文华财经第二次冲刺IPO。早在2015年,文华财经就曾提交过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拟公开发行新股和公司股东公开发售股份的实际发行总量不超过1334万股。但在2018年终止审查。此次再度冲击IPO,对公司有怎样的战略意义?对失去的市场份额公司后续如何应对?针对一系列问题,记者向文华财经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应。

与期货公司矛盾激化

2020年1月,广州期货曾公告表示:“经我司排查,目前提供的交易软件中,文华财经交易软件暂不符合监管要求。我司将继续跟进了解文华财经交易软件整改情况,若其在2020年1月21日前仍无法满足监管要求,将面临停用的风险。”

1月6日,文华财经强势回应称,近期市场上流传“文华财经交易软件存在不符合监管要求的情况及可能停用”系谣言,是部分“小期货公司不想投入,拒绝升级而已。仅仅个别不想升级的小期货公司客户,会受到影响”。

随着事件发酵,多家期货公司都进行了公告称,自1月17日夜盘开始,将关闭文华财经软件和ATP,届时,将无法使用此软件进行交易登入、查询、交易等功能。文华财经随后发布公告,针对此前声明作出进一步说明,并于1月15日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承诺目前最新技术方案已完全符合监管要求,如仍未达到监管要求,将为此承担法律责任。

据悉,上述“监管要求”指的是为完成穿透式监管合规整改工作,期货公司开展的中继代理软件管理和认证工作,其中包括要求客户通过交易终端软件下达交易指令的,期货公司应确保客户下达的交易指令直达其信息系统等。

不过,在这一时间的背后,透露出的是文华财经与期货公司之间的矛盾。资深期货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因为文华财经自身没有个人客户,其个人客户都是由合作的期货公司导流获得。然而,文华财经在已经收取期货公司软件费的情况下,又向手机端客户收取费用,这引起期货公司的强烈不满。

上述业内人士进一步表示,文华或许认为软件客户黏度大、且形成了使用习惯,所以在没有同期货公司进行充分沟通的情况下,就独自向由期货公司引流过来的交易者收取费用。但本质上,文华财经源源不断的客户增长量,是众多期货公司开发客户的成果。

由此,文华财经和期货公司的关系一旦僵化,期货公司感受到来自软件公司的威胁,自然不再将新流量导向文华财经。目前,已有部分期货公司停止了新客户的导流。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期货行业客户流失率和亏损率很高,一般新用户进来的活跃时间在3到6个月左右。一旦期货公司停止输送流量给文华财经,意味着文华财经将只剩下存量客户,随着时间的流逝,活跃客户只会越来越少。

市场份额被侵占

此外,在这次整改期间,其他的期货软件纷纷抢占市场。在上述期货公司的公告中,不少直接注明建议选择其他交易软件避免交易的影响,并大力推荐自有APP。

比如,南华期货提示投资者,已经按要求完成改造的终端有南华期货APP、博易、易星、同花顺(300033,股吧)、无限易、汇点等软件,可在公司官网下载。再比如,交易软件同花顺就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中发文争取用户。文章中标红强调,公司所提供的方案不但满足合规要求,更重要的是交易接入完全免费等。

那么,文华财经在竞争下是否有不可替代性,其自称金融科技公司,其科技技术的应用是否能在软件使用中获得体验?对此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从使用者的角度来说,文华财经的软件界面设计、以及交易时寻找合约、调取数据、交易下单等多种体验确实优于其他软件。但和期货公司的矛盾公开化之后,确实被很多软件公司抢占市场。比如一些投资团队在文华财经整改期间,为避免无法继续使用,下载了多个其他软件,虽然后续文华财经的使用恢复了,但由于手机端下单收费的规定,目前也只通过免费的电脑端进行下单动作。

“毕竟,对于专业的交易者或交易团队而言,只要软件能下单,能够替代文华财经的软件其实很多。对于大机构而言,一般都会自主研发量化软件,而文华财经的量化语言用的是非常简单易上手的麦语言。”其表示。

该业内人士还告诉记者,如今其他期货软件商如同花顺等,实力不容忽视,其中一些软件的手机端使用感已经仅次于文华。若有资金实力强大的软件商开发出类似文华财经绝大多数常用功能的手机端软件,同时又向用户免费开放,将对文华财经形成非常大的竞争压力。

此外,作为一家软件服务商,文华财经还通过香港中一期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一期货”)涉足外盘经纪业务。资料显示,中一期货2011年在香港成立,2013年取得香港证监会期货合约交易牌照。其官网也显示中一期货股东具有文华财经背景。

文华财经此前预披露的IPO招股书显示,中一期货2014年时业务刚刚起步,当年营收-0.18万港元,亏损302万港元;2015年上半年营收增至22.14万港元,但仍亏损155.3万港元。不过,2016年该公司业绩大幅提高,营业收入达到3860万港元,净利润1324万港元。

然而业内有观点表示,文华财经上一次IPO审核中止,与其当时利用品牌知名度和层层代理商网络,联合中一期货为境内个人从事外盘交易提供渠道有关。那么,这次上市的主体中,是否包括了中一期货呢?对此文华财经并未回应。

而关于文华财经将香港期货牌照纳入业务生态中的考虑,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文华财经的内盘对接了100余家期货公司,外盘在2018年以前只对接了中一期货,2018年后才拓展至包括中一期货的6家。这相当于在国内期货公司在文华上面交易的客户,部分会成为中一期货公司做外盘期货的准客户。特别是,任何一个登录文华财经手机端交易的交易者,都是需要留下联系方式的,所以文华财经想要获得其他所有在文华端交易的期货公司客户信息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可以看到,文华财经借众多对接的期货公司获取流量,进而可以将部分转换为自己的期货业务。随着其获取的流量越多,对期货公司形成的威胁就越大,这也是出现年初期货公司联合“对抗”文华财经情形的主要原因之一。那么,此次文华财经的二次IPO冲击能否成功?若成功的话能否使其摆脱流量断流的风险呢?

来源:和讯网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0
09/26
10:36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