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国庆档火热开启,《夺冠》上映6天票房2.6亿,欢喜传媒能否拔得头筹?

时代财经 · 2020-09-30 20:15

作者:时代财经 唐新懿

9月30日,国庆档预售进入第九天,截至30日中午12:00,国庆档预售总票房突破2亿,高达2.4亿。

图片来源:猫眼电影

今年国庆期间共有七部影片上映,涵盖体育、喜剧、动画等多种类型,其中,《姜子牙》以1.1亿票房位列国庆档榜首,其首日预售票房达8320.7万。

国庆档“战况”激烈

从上映影片数量来看,今年国庆档尚可与去年媲美。2019年国庆档期上映影片共8部,包括《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等,累计票房达到43.84亿,同比增长113.57%。

今年国庆档除了《菊次郎的夏天》属于复映电影,总共有《夺冠》、《姜子牙》、《我和我的家乡》、《急先锋》等7部新片。其中,《夺冠》《急先锋》以及《姜子牙》原本为春节档电影。

9月25日,国家放宽影院上座率限制至75%,众多院线纷纷表示,这是行业期盼已久的好消息。不过,时代财经从多家影院了解到,今年上座率与去年国庆档期相比,各个时间段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但在多部电影的加持下,不少业内人士对国庆档票房持乐观态度。独立电影人、导演向凯此前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十一”黄金周的票房将超过往年,他预计报复性观影将会到来。

而博纳影业创始人、董事长于冬也在月初的“影视产业融合高峰论坛”上表示,今年国庆档期将会有超过去年的可能。

今年国庆档,最早拉开票房大战序幕的《夺冠》于9月25日晚上映,首映日票房超5000万,第二天票房即破亿。豆瓣评分7.3,猫眼评分9.2。出品方涉及到的上市公司有中国电影上海电影、欢喜传媒等。

图片来源:豆瓣截图

《夺冠》讲述的是讲述中国女排在1981年首夺世界冠军到2019年拿下第十个世界冠军的故事,诠释了中国女排几代人历经浮沉但始终不屈不挠、不断拼搏的奋斗史。该片曾计划于春节档上映,后因疫情取消。

在经历了春节撤档、重新定档的一波三折后,《夺冠》提档上映如愿抢占“C位”,猫眼数据显示,上映6天其票房达到2.6亿元。

不过,其他国庆档影片的实力和热度也不容小觑。

《姜子牙》以1.1亿的预售成绩一骑绝尘,国庆首日排片率稳居第一;拥有全明星阵容和合家欢的属性的《我和我的家乡》则位列亚军,预售榜排行第三的则是已经于9月30日10点开场的《急先锋》,是国庆档中唯一的动作喜剧电影。

欢喜传媒能否拔得头筹?

随着《夺冠》率先打响国庆档之战,其背后的出品方欢喜传媒也浮出水面。

经过大半年的沉寂,欢喜传媒在疫情后的第一个黄金周陆续交出2020年答卷。除了《夺冠》,欢喜传媒国庆档影片还有联合出品的《我和我的家乡》。

9月22日,欢喜传媒在发布的中期报告中坦言,2020年上半年是行业相当困难的半年,报告期间内由于疫情影响,其投资的多部电影延迟上映,加之今年映前宣发活动大幅削减,导致票房业绩惨淡。

整体来看,突发的疫情让2019年本就处于寒冬的影视行业雪上加霜。

从营业收入变动来看,截至目前A股28家影视股中,26家公司的总营收同比下滑,19家公司的营收同比下滑超50%。其中,唐德影视的营收骤降130%;9家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超200%。

不过,2020年上半年,欢喜传媒的营业收入录得4.9亿港元,同比下降53.9%;净利润达到2033万港元,同比下滑高达93.6%。对比同行,能获得此成绩已经实属不易,华谊兄弟上半年亏损达到2.3亿元,万达的亏损接近16亿元。

欢喜传媒将此归功于自己及时把握流媒体平台先机。

今年1月24日,字节跳动向欢喜传媒支付人民币6.3亿元获得该公司新电影以及网剧的播放授权。这其中就包括春节撤档的《囧妈》。

有业内人士认为,在流媒体和传统影院的关系上,互联网为电影产业带来了增量,互联网完全可以和影院共同做大产业蛋糕,二者是线上线下互为补充,融合共生的关系。

的确,从传播效果来看,线下首映改线上首播为其开拓了大量流媒体平台用户,目前欢喜首映APP的下载量已经超过1700万,付费用户超过330万。但由于触动到线下影院的蛋糕,此举一度受到各大院线公司抵制。

此外,9月22日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将根据认购协议之条款向B站按认购价1.48港元/股配发及发行346626954股认购股份,总价达到5.13亿港元。该项认购完成后,B站将持有欢喜传媒总股本约9.9.%,正式成为欢喜传媒第四大股东。近期欢喜传媒又一次试水流媒体平台,其出品的《风犬少年的天空》将于欢喜首映和B站联合独播。

不过,对于线下首映转线上首播会否成为趋势而影响到制作方与院线之间的利益格局,西南证券分析师刘言有不同的看法。

“线上播放与院线变现能力存在巨大差异,线上电影变现能力几乎仅为院线四分之一,加之观影流量有限,播放方式的变并不足以对行业产生深远影响。”刘言对时代财经表示。

这从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的合作收益变动中也有所体现。

今年中报中,欢喜传媒提及,其与字节跳动的第一阶段合作已于2020年7月23日结束,受新冠疫情影响,由字节跳动获得的总代价由协议订立之初的6.3亿元下调至4.497亿元。

欢喜并未详细解释字节调低价格的原因,不过,有分析指出,结合多方信息,《囧妈》口碑滑坡、协议期欢喜传媒无新片上映或许是影响字节决策的因素。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0
09/30
20: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