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优客逸家or武汉大住?长租公寓易主后“爆雷”,租客、房东陷入维权僵局

时代财经 · 2020-09-30 21:45

作者:时代财经 刘新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方晴(化名)最近有点糟心。

因武汉大住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大住”)未向房东支付租金,7月底,方晴遭遇房东断水、断电,无奈从租住的房中搬离。截至发稿,武汉大住尚有4000余元费用未退还给方晴,包括数月房租、500元水电气押金等。

9月29日上午,方晴等5名租客对武汉大住的民事诉讼在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开庭,被告方武汉大住并未出庭应诉。“庭审过程挺简单的,判决书估计10月份下达,如果武汉大住没人收(判决书)的话,我们再交公告费、申请强制执行。”

还有许多方晴的“同路人”在等着法院开庭审理。而从此前已开庭的数起诉讼来看,他们的维权之路还很漫长。“法院是支持了我的全部请求,但不是胜诉就绝对能拿到钱。下一步的计划?等执行阶段真的拿不到钱再说吧。”王华(化名)说。她对武汉大住的诉讼8月份在武汉市硚口区法院开庭。

毫无预兆的品牌易主

方晴是武汉大住的老租客了。2018年,武汉大住的名字还是武汉优客逸家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优客”),方晴就租了下一套房源,那是套房中的一间,月租金960元。2019年11月,首次合同到期,方晴选择了续约,新租约为期一年,至2020年12月止。费用分两次支付,签约时即支付了第一笔费用5000余元,2020年4月底支付了合同余款。

这份续签的合同上,无论是甲方名称还是其合同印章,都与2018年的合同完全一致,甲方均为武汉优客。费用账单也与2018年一样,由微信公众号“优客逸家”出具并直接在该公众号上缴费。

但方晴不知道的是,续约时为其提供服务的,就已经不是从前的“武汉优客”。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12月16日,武汉优客投资人由全额投资的四川优客星空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优客”),变为北京智博在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智博”)出资99%,四川优客仅保留1%股权。

北京智博成立于2010年。2018年3月,其经营范围在经济贸易咨询、技术推广服务、投资咨询等之外,新增物业管理、出租办公用房等内容。大股东变更的同时,公司名称由武汉优客变为武汉大住,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也由优客逸家创始人刘翔变更为周月。周月为北京智博大股东,占股50%。今年5月,周月退出,周洪江任武汉大住法人。

这一切的变更都在台面下进行,接受时代财经采访多名武汉大住租客、房东均表示,此前对于股权变更毫不知情。数名在今年4月、5月新签约或续约的租客提供的租赁合同还显示,甲方名称及合同印章还是武汉优客。

武汉优客2020年租赁合同 来源:租客提供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武汉各项经济活动开启的更晚一些,这也使租客、房东们忽略了相关风险。其实早在疫情期间,就有房东未收到租金,但被管家告知“还未上班”。疫情之下,这个理由似乎也算合理。

直到4月26日,微信公众号“武汉优客逸家”发表《致广大业主、租客的一封信》,首次向房东、租客等利益相关方披露股权转让事宜。该文称,优客逸家(成都)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客逸家”)做为品牌授权方,无权干涉武汉大住公寓公司的任何经营决策,但不表示其不会尽到品牌授权方的义务,维护客户的正当权益,维护品牌形象。

该推文附了落款为武汉大住的另一封信,武汉大住郑重声明“不会‘跑路’”,并计划逐个地、主动联系业主,尽可能在5月底前与愿意协商继续合作方案的业主商定支付方案,对于无法协商一致的予以解约。对租客则根据实际情况,在续租、新签、支付疫情期间租金(2-3月)时给予一个月的免租优惠。

从该推文的留言看,彼时武汉大住和租客、房东的关系尚未恶化。有人留言“希望一起渡过难关,加油!”,有人表示“风雨彩虹,砥砺前行,共度难关!”,另有一位疑似新租客的人留言称:“这个月才续租,希望可以挺过去。”

但房东收不到租金,租客被断水断电、被驱赶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房东告知书 来源:租客提供

一时间,针对武汉大住的投诉激增。在此情形之下,7月31日,微信公号“武汉优客逸家”以优客逸家之名再次发文,文章对追要欠款的房东、租客及各类供应商深表同情、理解,支持社会公众合法地维护个人财产权益。

该文也首度承认,受疫情影响,武汉大住的经营陷入泥潭。文章中还写到,作为品牌授权方,优客逸家会积极配合武汉市相关主管部门,督促、协助武汉大住尽可能给房东、租客、供应商一个交代。

向谁追责?

优客逸家已是武汉小有名气的长租公寓品牌,在武汉运营6年,为10万租客提供过租房服务。多名租客对时代财经表示,冲着优客逸家的品牌签下合同。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优客逸家创立于2011年,总部位于四川成都,创始人为刘翔,业务曾从成都扩展至武汉、北京、杭州等城市,还曾获得“成都新经济梯度培育准独角兽企业”、“全国分散式长租公寓十佳品牌”等行业荣誉。

作为入行较早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优客逸家与后来在风口上迅速兴起的长租公寓品牌有些不同,其经营模式并非“高收低租”、“长租短付”。在武汉,它多是采取从房东手中租下毛坯房,装修之后再转租的经营模式。

“他们在这套房还是有盈利空间的。”房东向尚(化名)说。2017年,他将一套位于武汉市武昌区的房子租给优客逸家,合同期为6年,房租每三个月支付一次,但第一年免三个月房租、之后每年免一个月房租。

“之前一直都正常交租,但是,从2019年12月开始就没有支付房租了。此间以疫情和财务没上班为由,希望我们理解它晚付房租,一直拖到7月还未支付,我就解除合同了。我和租客都不知道武汉优客转让了股权、运营出了问题,武汉优客还一直给租客发账单,收水电费等。”

比房东更早遇到拖欠款项现象的,是武汉优客的合作方。为武汉优客提供房屋装修服务的武汉金帝阳光装饰工程公司负责人吴启国称,“起初武汉优客是按装修进度付款,从2017年4月份起就不按合同约定付款了,2017年9月开始多次找武汉优客讨要工程款,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脱。”

吴启国说,除了工程款,武汉优客还欠多家装修公司为其垫付的装修押金。“合作期间,我们还帮它垫付了装修押金,(垫付时)说等物业退回了再给我们,但他们把这笔钱抵交物业管理费了。光这一项就有几十万块。”

今年8月,得知武汉优客股权转让、武汉大住负责人联系不上的情况下,吴启国等多名武汉优客的合作商奔赴成都优客逸家总部维权。因优客逸家以股权转让为由拒付欠款,个别合作商出现过激行为,被当地派出所带走。随后,成都相关部门接洽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路派出所,协助调查此事。时代财经致电中南路派出所,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不方便告知”。

关于股权转让的原因,优客逸家的解释是,“战略聚焦调整,在武汉实行城市合伙人制,新合伙人作为股东全权负责武汉公司的经营决策和运营管理,被授权继续使用‘优客逸家’品牌。公司做股权变更的时间发生在疫情之前,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完全合法合规。业主、租客以及供应商等合同的效力不受任何影响。”

8月13日,优客逸家在公号“武汉优客逸家”上发文称,自股权转让协议生效即日起即不再参与武汉大住的经营决策和运营管理,但考虑到受让方经营过渡需求,授权其继续使用“优客逸家”品牌至2020年10月29日。为保护品牌声誉,于8月11日提前终止品牌授权。

但当武汉大住负责人联系不上、对接的管家大批辞职,维权无门的租客、房东、合作商不禁猜想,所谓的股权转让会不会是一场骗局。

这样的猜测或许难以得到验证,不过,至少从印章使用上来说,武汉优客的确存在一些问题。《国务院关于国家行政机关和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印章管理的规定》第24条规定,“国家行政机关和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的印章,如因单位撤销、名称改变或换用新印章而停止使用时,应及时送交印章制发机关封存或销毁,或者按公安部会同有关部门另行制定的规定处理。”

复杂的操作让租客、房东们一头雾水,股权变更和公章的使用问题亦成为租客、房东们维权路上的阻碍,眼下,维权中的各方都不知道,究竟应该向武汉优客追责,还是向武汉大住追责。

上海汉商律师事务所白翔飞律师对时代财经分析道:“非上市公司的股东转让公司股权,不需要告知债权人。武汉大住是有限责任公司,作为股东之一的四川优客只根据持股比例承担有限多地责任。从商法角度看,此事的责任主体只是武汉优客,即更名后的武汉大住。”

白翔飞律师续指,鉴于武汉大住注册资本只有100万,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向武汉大住追责的话,基本追不回欠款,也无法向四川优客追责,因为此民事责任跟股东没有关系。“民事诉讼的判决大概率会胜诉,但能执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最好的方法还是向公安机关报案。”

“在长租公寓等有稳定现金流收入的行业,常常出现一些挪用资金等金融问题,或者管理者、直接责任人在明知公司发展模式无法持续、运营维持不下去的情况下依然跟租客等签约,这就涉及合同诈骗,也就触及了刑事犯罪。对受害者来说,刑事控告比民事诉讼更有用。”白翔飞律师建议。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0
09/30
21:4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