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财富暴涨662%,陈向东成今年胡润百富榜“最大意外”

时代财经 · 2020-10-20 21:15

作者:时代财经 于小娟

图片来源:跟谁学宣传片视频截图

10月20日,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20年《胡润百富榜》,榜单显示今年胡润百富榜人数扩大32%,增加至579人,创历史新高。

在榜单上,马云以4000亿元的财富第四次成为中国首富,马化腾则以3900亿元位列第二,而第三名则是今年的“大黑马”,66岁的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财富值为3650亿元。

纵观今年百富榜上富豪们的财富变动情况,其升降变化可谓精彩纷呈。而排名前100位的富豪中,最令人意外的当属跟谁学的创始人陈向东。在此次榜单中,陈向东以800亿元位居第47位,排名上涨323位,财富值较去年暴涨662%。

然而回顾进入2020年的跟谁学,在7个月内陆续经历了12轮被做空,其中不乏灰熊、香橼、浑水等知名做空机构,但跟谁学的股价却一路上涨。截至美东时间10月19日收盘,跟谁学股价为每股100.73美元,总市值达240亿美元。

跟谁学的至暗时刻

2014年初决定离开新东方独自创业时,陈向东做足了思想斗争。彼时43岁的陈向东已经在新东方工作了15年并担任着执行总裁的职位。

在哈佛商学院进修的时候,陈向东曾向哈佛的George教授提出自己的创业疑问,而教授的回答点醒了他,“如果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可以选择干到65岁或者45岁,如果65岁离开,别人认为你已经彻底老了。但如果45岁离开,别人会认为你还有无限多种可能。”

陈向东相信自己是后者。在他离开新东方时,俞敏洪在全员信中这样说到:“一只长好了翅膀的鹰,飞向他应该有的更加广阔的天空。”

“43岁创业肯定和20多岁创业有很多差异,我创业时已经没有了财务方面的压力,创业不是为了去赚很多钱,我就是觉得一个时代来了,技术对教育改变的可能来了,坦白说我想真正做这件事。所以,我在和伙伴们一起创办跟谁学的第一天就确定了我们使命、愿景和价值观。”陈向东说。

在当时,教育行业迎来了被移动互联网改变的时刻,而在线教育正是陈向东在新东方时一直想做却不能做的事情。

2014年6月,跟谁学正式创立。不到一年的时间,陈向东便拿到了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这在当时被认为是史上最大的A轮融资,自此,陈向东也成为了一位“明星创业者”。

跟谁学自创立以来似乎一直未获得诸如学而思、好未来、猿辅导一类在线教育公司的知名度,它的“出圈”或许还是因为今年上半年被频繁做空的新闻。而就在人们认为跟谁学即将陷入泥潭之时,陈向东表示,跟谁学的至暗时刻其实是在创业初期。

2016年,投资环境急转直下,O2O项目在投资人眼里开始变得不吃香,而最初A轮融资的5000万美元也因为扩张过快,几乎被烧完。为帮公司渡过难关,陈向东甚至要自掏腰包拿出几千万来挽救困境,失眠成为他那时的常态。

为了让跟谁学活下来,陈向东曾接连孵化5个toB的项目。虽然这些项目解了一时的燃眉之急,但也使得当时的跟谁学“乱成了一锅粥”。

“坦率地说,我们做得有点儿多,还是有点儿贪婪了。”经过一番思考分析,陈向东下定了决心要做减法,“跟谁学只聚焦做一件事,就是K12直播大班课”。

实际上在线直播大班课一直是跟谁学探索的模式之一。早在2014年跟谁学便建立了视频直播的技术团队,2015年跟谁学研发出了3000多人的在线直播互动大班课系统。2016年5月孵化出高途课堂,随后陈向东将5个做K12在线直播大班课的团队合并,组成新的高途课堂团队,开始全面聚焦toC。2017年9月,跟谁学终于实现了单月盈利,渡过难关。

接连被做空

陈向东再次回到了课堂上,去五道口金融学院上课,班上的同学评价他,说他是一个内敛、腼腆、不善言谈的人。但在过去,他是一个频繁参加各种电视节目和活动,演讲时口若悬河、激情四射,常常引得观众笑声不断的人。
2019年6月6日,跟谁学在纽交所挂牌上市,然而上市首日破发,股价报收10.46美元/股,较发行价10.5美元/股下跌0.19%。

与此同时,陈向东的个人财富极速上升。2019年11月,陈向东以105亿元身价名列《2019年胡润百学·教育企业家榜》第6位,到了2020年的胡润百富榜,他的身价涨到了800亿元,升至教育第3。
陈向东再次回到聚光灯下是在2020年2月。

自今年2月25日灰熊研究发布的一份做空报告开始,跟谁学便被此后“铺天盖地”的做空报告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香橼的第二份做空报告发布后,陈向东做出了回应。香橼称跟谁学的营收有70%是捏造的,但其报告似乎忽略了跟谁学主要收入来源高途课堂(跟谁学旗下专注于中小学的K12在线教育机构)的业务。对此,陈向东终于忍不住发微博回怼:“做空机构香橼总不能傲慢和无知到连高途课堂是跟谁学旗下K12品牌都不知道吧?”

5月,陈向东在微博对香橼和浑水的做空报告又进行了两次回应后便不再作评论,而市场似乎也逐渐脱离了做空的影响,跟谁学的股价一路上涨。

图片来源:雪球

实际上,自2019年6月跟谁学在纽交所上市,作为国内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K12在线教育公司,其自上市以来取得的成绩一直备受关注。今年9月初,跟谁学发布2020年二季度财报显示,其收入同比增长367%,达16.5亿元,连续7季度收入规模同比翻4.5倍以上。但公司的营业利润为亏损1.61亿元,去年同期为1620万元,下滑较为明显。

从市场数据来看,在线教育的前景似乎是明朗的。据统计,截至2019年6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2.32亿,全年在线教育用户规模预计将达2.59亿人,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3.05亿人。而随着5G和智能技术的支持,在线教育在未来似乎有着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中国科学院大数据挖掘与知识管理重点实验室在《中国K12在线教育市场调研及用户消费行为报告》中指出,未来5年,受消费需求的推动、政策扶持、技术和资本的推动等多因素影响,K12在线教育行业马太效应将进一步加剧。

随着字节跳动、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的入局,在线教育行业大打营销“烧钱战”,成本居高不下,盈利风险加大。

未来该如何走,也许是陈向东更应该思考的问题。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0
10/20
21:1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