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华晨集团这一天:从“被破产”到官宣进入“破产重整”再到“立案调查”

可来聊财经 · 2020-11-20 21:36

2020广州车展最大的消息不是首发了多少新车,而是华晨集团这家有着近20年历史、总资产近2000亿元的重点地方国有企业,被沈阳市中院裁定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11月20日14:28左右,新华社发布消息,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日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重整申请。法院的裁定称,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但同时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有关华晨集团将于2020广州车展当日宣布破产的消息在20日上午便开始在业内流传,消息称,“华晨集团将于今日宣布正式破产”。随后,华晨集团副总裁齐凯回应表示,“没有,没听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消息开始传出。12:00左右,有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法院正式的裁定应该还没出,下午两点左右估计能有结果。”另有传闻称,华晨集团将于20日下午3:00官宣这一消息。

伴随漫天飞舞消息的,是华晨集团旗下A股上市公司金杯汽车申华控股先后快速拉升,金杯汽车于11:00左右涨停,申华控股则于14:30左右涨停。11月15日晚间,申华控股金杯汽车曾相继公告,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华晨集团11月13日收到沈阳市中级法院送达的通知书,华晨集团债权人格致科技申请对华晨集团进行重整。若其进入重整程序,可能会对公司股权结构等方面产生一定影响。

“上午的消息并不准确(指华晨将官宣破产),格致向法院提交的是破产重整,而非破产清算,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同时,消息应该有法院方面发布,(华晨)集团层面只有得到法院的裁定结果后才会发声。”20日上午10:41,有华晨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按照受理时效,法院方面将在今日做出裁定。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14:28左右发布的民事裁定书还原了华晨集团破产重组案的全过程:

11月13日,来自辽宁辽源的一家零部件企业——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格致汽车”)以华晨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具有重整价值为由,向沈阳中院申请对华晨集团进行重整,并提交了相关证据;

11月13日,沈阳中院通知了被申请人华晨集团;

11月16日,被申请人华晨集团向沈阳中院提交《关于对债权人申请本公司重整无异议的函》,称对申请人格致汽车的重整申请无异议;

11月19日,沈阳中院组织召开听证会,格致汽车、华晨集团,以及华晨集团股东辽宁省国资委,光大银行沈阳分行、国家开发银行辽宁省分行、国开证券等四家法人债权人、一名自然人债权人,及辽宁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国家税务总局沈阳市税务局第一税务分局等各方主体参加了听证会。

11月20日,辽宁省中院正式公告,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重整申请。

把华晨集团送上破产重整之路的格致汽车在此前名不见经传,但四年前与华晨集团的那份合同,却成了“推倒”华晨的第一块骨牌。2016年6月,双方签署了总金额3400万元的模具开发合同,但当2018年10月模具交付验收完毕,华晨集团迟迟没有支付剩余的一千余万元货款。为此,格致汽车一纸诉状把华晨集团告上了法庭。

对格致汽车的合同欠款,只是华晨集团债务危机的一个缩影。11月16日晚间,华晨集团公告称,目前,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华晨集团此次债务违约对华晨集团本部生产经营造成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华晨汽车集团累计发行债券34只,存续债14只,存续债余额共162亿元。其中1-3年到期债券规模超过100亿元。

其实,华晨集团对20日的裁定结果早有预期。11月15日,也就是华晨集团向沈阳中院提交对重整申请无异议函的前一天,华晨方面对外发布了一份题为“华晨集团被提起重整申请,或可重现生机”的通稿,在通稿中。华晨承认,“企业多个自主品牌近几年陆续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自主品牌仅有中华V3、V7两款产品生产,且销量低迷”,但“对于深陷债务危机的华晨集团来说,进入重整程序或许是解决问题的最佳路径,也是有效路径”。

这一由华晨自己一手炮制的稿件,被认为华晨已做好了破产重整的准备,并已开始营造有利于其后续进程的舆论氛围。

不仅如此,华晨集团也早已对可能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的资产进行了安排。今年9月18日,华晨集团对外宣布,公司管理体系已从过去的9级压缩至3级。调整后,集团层面为第一级,进行战略和重大投融资风险管理;9家二级企业负责资产和主要运营方向,其中,华晨中国(01114.HK)管理架构下涵盖华晨宝马和华晨雷诺金杯(华晨宝马和华晨雷诺金杯为三级企业);金杯汽车600606.SH)下涵盖主要零部件业务;申华控股600653.SH)主要业务为汽车服务;而新晨动力(01148.HK)则主要涵盖发动机业务。三级企业则负责日常的生产经营活动,由二级企业负责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在9家二级企业中,除上述四家上市公司外,还包括华晨汽车制造公司,而华晨制造旗下资产便包括华晨自主业务的中华汽车等。

在20日沈阳中院做出受理华晨集团破产重整裁定后,华晨集团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的合资公司。

“华晨集团和华晨雷诺金杯是独立的法人实体。目前,华晨雷诺金杯运营正常。”20日下午5:40,有雷诺集团发言人做出了上述回应。而在几天前,宝马亦做出了类似表态。

值得注意的是,今日晚间,证监会官网发布信息称,证监会今日对华晨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决定对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对华晨集团有关债券涉及的中介机构进行同步核查,严肃查处有关违法违规行为。

  2020年10月23日,华晨集团2017年10月在上交所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17华汽05债”发生未能按时足额兑付事件,该债券由招商证券承销并担任受托管理人。

  证监会表示,高度重视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全面贯彻落实国务院金融委“零容忍”要求,依法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维护债券市场良好秩序。同时,将继续维护和发挥好债券市场正常功能,支持各类所有制企业合法合规通过债券市场融资发展。下一步,证监会将依法做好监管工作,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深化改革、健全制度、落实责任、严格监管,促进债券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随后,上交所向招商证券出具监管警示函。上交所查明,招商证券在承销,并担任“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2017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二期)”(下称“17华汽05债”)受托管理人期间,存在下述两项违规行为:

  (1)未能及时履行受托管理人信息披露职责。

  华晨集团于2020年陆续发生受到上交所通报批评的自律监管措施、未能按时清偿到期债务、发生重大诉讼及有关资产被司法冻结、对重要子公司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进行股权转让等影响偿债能力的重大事项。招商证券作为本次债券的受托管理人,未能切实履行受托管理人职责,未能及时出具并披露临时受托管理事务报告。

  (2)未能有效履行受托管理人信用风险管理职责。

  根据募集说明书约定,“17华汽05债”应于2020年10月23日到期兑付。截至目前,华晨集团尚未完成“17华汽05债”的本金兑付。招商证券作为本期债券受托管理人,未能及时有效对华晨集团的流动性风险和偿债能力重大不利变化进行持续跟踪监测、排查和预警,未能在“17华汽05债”出现重大偿债风险时及时调整债券风险分类。

  上交所认为,招商证券的上述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鉴于上述行为的性质及情节,根据规定,上交所决定对招商证券予以书面警示。

  上交所要求招商证券引以为戒,严格按照规定和约定,加强公司债券受托管理工作,切实履行受托管理职责,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切实保障债券持有人合法权益,维护债券市场正常秩序。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0
11/20
21:36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