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股东频频减持,艾格拉斯控制权或生变,专家称游戏行业陷入衰退

时代财经 · 2020-11-30 21:30

作者:时代财经 徐维强 编辑:贾红辉

曾经火爆一时的游戏并购,在今年却凉了下来。

今天,艾格拉斯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目前合计持有艾格拉斯约1.30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7.07%,持股数较低,公司控制权可能发生变更,今天开市起停牌。

广东展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投资总监钟海波向时代财经分析认为,前些年游戏类的并购比较多,但很多是通过借助游戏公司的资产来炒作股价,利用游戏公司来导入一些比较好的业绩,导致这些上市公司的业绩波动比较大,从长期来看,这种公司会退出市场。

曾经火爆一时的游戏并购,在今年却凉了下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变更方面临司法风险

根据艾格拉斯30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艾格拉斯股份有限公司于近日收到通知,因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目前合计持有艾格拉斯约1.30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7.07%,持股数较低,公司控制权可能发生变更。

本次的变更对手方拟为日照义聚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所属行业为股权投资业务,其持股比例为11.55%,不属于资本市场失信被执行人,本次变更不涉及相关部门事前审批。鉴于相关事项目前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为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避免公司股价异常波动,经公司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股票自2020年11月30日开市起停牌,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

2020年半年报显示,艾格拉斯的主营业务为互联网和相关服务、其他行业,占营收比例分别为:99.88%、0.12%。

对于此次变更的具体进展,时代财经今日多次联系艾格拉斯,但公司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即使是该公司向游戏玩家提供的24小时客服热线,也同样提示“网络繁忙”,在等待多时后自动挂断。

对于此次变更的对手方,时代财经查询天眼查发现,日照义聚股权投资中心成立日期为2013年9月12日,而成立刚满一个月的时间,在当年10月13日,对艾格拉斯进行了B轮投资,总额为1000万人民币。而这也是能查询到的日照义聚对外投资的唯一一笔。

天眼查显示,日照义聚的第一大股东为霍尔果斯奇点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占比为40.45%。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王双义,身份为艾格拉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CEO。其个人资料介绍为,从事IT业工作逾15年,从事手机游戏行业工作逾8年,曾担任北京掌坤软件科技创始人、天津猛犸科技副总经理、北京深蓝创娱CEO等。

同时天眼查系统显示,王双义目前正面临司法风险。与此同时,日照义聚另一位自然人股东曹晓龙,2009年至今担任艾格拉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COO职务,联合创始人;2004年担任空中网/空中猛犸运营总监职务。目前,曹晓龙在其它企业持有的股权被冻结,而其任职的艾格拉斯被起诉开庭的开庭公告也有3起。

多起并购接连爆雷

作为游戏产业的艾格拉斯,其前身却是风马云不相及的巨龙管业,而当时的主业则是混凝土输水管道业务。

2011年9月,巨龙管业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但其混凝土输水管道及相关业务经营不佳,导致业绩持续下滑并于2015年出现亏损。

为此,2014年巨龙管业开始了巨大的转变,逐步置出混凝土输水管道业务资产,全面转向互联网信息服务、软件和文化娱乐产业,拓展移动互联网产业作为公司的长期发展战略。2015年初完成对移动游戏开发商艾格拉斯的收购,公司业务变为移动网络游戏开发和运营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艾格拉斯为一家游戏公司,旗下核心产品包括《英雄战魂》、《格斗刀魂》、《英雄战魂之元素王座》、《空城计》。此后,公司又陆续收购了游戏推广公司北京拇指玩和互联网视频推广公司杭州搜影,全面转型移动互联网行业。

2017年,巨龙管业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同意公司名称变为艾格拉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更改为艾格拉斯,由此完成了全面转型。

但游戏市场近年来的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由之前资本市场的大热门转为冷清。公司的三起并购也全部出现爆雷,今年的年报显示,2019年因艾格拉斯、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三大标的业绩均不大预期,奥格拉斯计提商誉减值28.5-32亿元,当年业绩巨亏25.6亿元。

艾格拉斯最新的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艾格拉斯实现营业收入4585.23万元,同比下滑61.13%,净利润亏损358.54万元,同比大降85.99%。报告期内,公司未有新研发的游戏产品上线,加大新游戏研发力度和既有业务的推广投入导致费用增加。

面对业绩爆雷,公司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选择撤离,已经持续进行了多轮减持。2019年10月15日,巨龙控股已与四川聚信发展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四川聚信发展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与艾格拉斯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之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拟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解决控股股东的资金问题。同时,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出具《承诺函》,承诺所得股权转让款将优先用于偿还《资产出售协议》及其补充协议约定的第三期价款。

但直到今年1月2日,艾格拉斯发布公告称,截至本公告出具之日,公司尚未收到巨龙控股根据前述还款安排应于2019年12月31日前支付的所有款项。

11月17日艾格拉斯发布公告,持股5%以上股东义聚投资因自身资金需求,拟减持不超过1836.4万股。而在此前4月至5月,义聚投资已累计减持上市公司952.58万股,减持价格区间为2.2-2.27元/股,套现约2143.31万元。

艾格拉斯的实控人巨龙集团也同样步调一致。17日的公告显示,5月至11月,巨龙控股、巨龙文化及吕仁高、吕成杰累计减持上市公司9178.64万股,减持均价为1.87-2.57元/股,套现超过2亿元。

游戏企业面临大量洗牌过程

“游戏有典型的生命周期,不论是游戏单品还是游戏公司。”广东展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投资总监钟海波向时代财经表示,作为文化传媒板块中的一个细分门类,游戏板块注定代表不了科技、也代表不了消费。过去很多游戏公司会去对标腾讯,对标成为一个科技类企业或互联网企业,但这几年尤其是今年以来,游戏行业已经开始“水落石出”。

钟海波认为,游戏已不像几年前那样,目前大家都已经出现了消费疲态,游戏也不再是市场的风口。他表示,游戏会越来越走向几个方向,其中一个是平台化,行业向头部的IP集中,具有好的游戏IP的运营商、同时游戏公司有好的IP运营公司,更趋向于这样的头部。他认为,市场是比较极端的,当一些平台公司或头部运营的公司,会吸引大量流量,而国内游戏是一个存量市场,当流量都集中在一些头部,其它中小游戏的流量就会出现明显的下降。

钟海波坦言,过去一些公司通过借助游戏公司的资产来炒作股价,利用游戏公司来导入一些比较好的业绩,导致这些上市公司的业绩波动比较大,而且以前也有一些作假行为,从长期来看,这种公司注定是会退出市场。还有一种是没有核心竞争的,这种游戏公司既不是平台型,也没有顶级IP,运营也做的不够好,也会被市场淘汰。前些年游戏类的并购比较多,而且游戏类企业的波动也比较大,对股价的贡献以及商誉的影响也都会波动很大。

钟海波表示,国内很多游戏企业会面临大量洗牌的过程。海外市场来看,以美国为代表的大型游戏公司,可以长期经营,或者以日本为代表的游戏公司,本身具有软硬件生态,可以做到闭环,包括任天堂、索尼等,生命力就会比较强。而中国的游戏主要集中在网游、尤其是手游方面,其实这个赛道已经非常拥堵了,将会面临大量淘汰的过程。

“整体来看,今年游戏是处于疲态的过程。”钟海波向时代财经分析,游戏更看重的是体验,需要等待市场给游戏玩家带来新体验的技术,可能才会带领游戏市场的发展。如果大家都挤在手游这一个赛道,去拼发行、拼内容,导致游戏千篇一律。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0
11/30
21:3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