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江南布衣创始人夫妇已非中国籍,网友:曾经它嫌我穷,如今我嫌它丑

时代财经 · 2021-09-24 22:45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周嘉宝

关于江南布衣童装线的设计争议还在持续发酵。

9月20日,在社交平台,有网友称江南布衣童装上印有断肢、撒旦、“Welcome to hell(欢迎来到地狱)”等不恰当英文和图案,引发网友热议。江南布衣集团旗下童装品牌官方账号在网友贴文下回复:对童装产品出现不恰当图案对消费者造成困扰深表歉意,公司已下架所有相关产品并严格审核,杜绝此类事件再发生。

随后,有网友发出以品牌名注册的Instagram账号下发布的多张宣传图,也存在“性暗示”等元素,致使该事件进一步在网络发酵,多个与之有关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引起广泛讨论。

9月23日,江南布衣集团旗下童装品牌jnby by JNBY(后称“小江南”)的官方微博正式发布公开致歉信,表示“公司已开放消费者退货渠道,已购买相关下架商品的消费者可以去原购买渠道进行退款。”

实际上,消费者的愤怒情绪并没有因为品牌的公开致歉而平息。时代财经发现,在天猫平台jnbybyjnby旗舰店中,网传有争议的部分商品仍在售卖。

截至9月24日收盘,江南布衣股价为14.98港元/股,当日大跌超13.21%,近5日跌幅超14.3%。时尚行业独立分析师黄凯认为,虽然今天江南布衣跌超10%,但在9月23日股价收涨2.25%至17.26港元/股,今日的大跌受服饰板块和港股大盘整体下跌的影响因素更多。

时代财经就此次事联系了江南布衣投资者关系部,工作人员表示会交由相关负责人回电,但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曾是服装设计学徒的“天花板”,创始人非中国籍

“江南布衣在杭州还是很有名的,早些年做服装设计的朋友说大家都想进这个公司,进得去就代表了一种能力和荣誉的价值体现。”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这样说。

江南布衣创立于1994年,创始人吴健、李琳夫妇是浙江大学的同学。浙大化学系毕业的李琳却一直被众多服装设计师所影响,这其中包括日本设计师山本耀司。在品牌创立之初,李琳负责天马行空的服装设计,吴健负责将设计落地和企业运营,江南布衣也因超前而独特的设计风格在中国名声大噪。

2016年江南布衣在港交所上市,2019年吴健辞任行政总裁,由拥有21年零售、互联网运营和投资经验的吴华婷接任CEO。吴华婷曾就职于阿里巴巴,也曾是私募股本投资基金Vision Knight Capital General Partners Ltd.的合伙人。

值得关注的是,江南布衣2016年的招股书显示,李琳和吴健夫妇国籍已非中国,而是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维斯籍。百度百科显示,圣基茨和尼维斯(The Federation of Saint Kitts and Nevis),位于东加勒比海背风群岛北部,现为英联邦成员国之一。面积仅267平方公里,2020年全国人口约5.7万。

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从事多年服装设计工作的王小果对江南布衣在设计圈的地位并不否认,她说:“(江南布衣)主要在北服、上海动画、中国美院这些排名前面的招(设计师),一届也就4、5个吧,现在可能招留学背景的设计师更多。”

王小果说,江南布衣的这次风波在设计人的眼里,没那么高的讨论度和反感度。“jnby(小江南)的定位是艺术化的成人感童装,艺术化和成人感过头了,但是要说有什么恶意我觉得概率比较小。”王小果曾任职于一家女装公司,设计风格和江南布衣比较接近,定价更高。

在2015年,王小果的公司曾和一位国外艺术家合作,艺术家画了一些很可爱的羊,“他的作品虽然是可爱的表现,但实际上的内涵是色情的,艺术家本身是个嬉皮士,但我们做的是成人女装,在作品处理上也比较注意。”但之后,另有品牌抄袭了该图案用在了童装产品上,这让王小果觉得很不好,“jnby这次肯定是内部审核没有做到位。”

以她的从业经验,一件衣服从设计到上市,会经过公司内看会,然后到商品部下单。而内看会上会有学过设计、没学过设计的人一起看,“纯从商品角度,不太会涉及设计角度。”王小果说的商品角度,即是评判者在并不了解和关心衣服任何设计思路的前提下,仅对衣服做出好不好看、能不能卖这样的判断。

小江南“跑”得太快

艺术化和成人化的特性,让小江南在众多童装品牌中脱颖而出,jnbybyjnby旗舰店粉丝数高达80.1万,一件售价为619元的童装羽绒服,月销量为400+件,小江南瞄准的是“富人”的钱包。

jnby by JNBY(小江南)发布于2011年,品牌理念是“Free imagination(自由想象)”,目标客户为介于0至10岁的热爱生活,独立自我,具有一定生活品质的中高产阶级家庭的孩子。

虽然是童装线,定位高端的小江南在集团地位并不低,同时,还“跑”得很快。截至今年6月30日,小江南的收入为6.5亿,仅次于主品牌JNBY和男装品牌速写。

在2021财年,小江南48%的增长速度也远高于主品牌JNBY的30.5%和男装品牌速写的20.2%,成为集团品牌矩阵中不可小觑的增长力量。2017-2021财年,小江南的营收增速分别为44.8%、34.3%、20.8%、-6.7%和48%。自2016年上市以来,除了2020财年,小江南营收增速均呈现高位数增长。

令众多消费者不解与愤怒的是,品牌主打设计路线与高端调性,并且在国外多个国家均设有门店,却偏偏在设计与英文上“翻车”。

时尚行业独立分析师黄凯对时代财经分析,“中国越发成熟的女装市场已是一片红海,童装作为服装业仅剩的蓝海自然引起江南布衣的重视。意图尽快打开童装市场,再加上先锋的设计师品牌属性以及出海打造国际品牌的定位,或许是造成这次设计‘翻车’的主要原因。”

截至6月30日,小江南门店数量已达470家,超过了男装品牌速写门店数量320家,是江南布衣旗下主品牌JNBY门店数量的一半有余。

江南布衣正在“掉粉”

“我从4年前开始消费江南布衣品牌的衣服,尤其喜欢西服外套,但之后发现品牌的很多设计离我越来越远,肥大、怪异。”作为江南布衣的“老粉”,王瑶对时代财经表示,现在似乎只有穿搭怪异的“潮人”才能驾驭江南布衣的设计。

随着事件持续发酵,截至9月24日下午6点,微博话题#江南布衣回应童装印不当图案#、#江南布衣不雅童装设计称提炼于古典化作#均有超2亿次阅读量,从被网友曝光的产品看,涉嫌涉及性暗示、邪典等十分敏感的话题。这也让王瑶和一众粉丝对品牌彻底死心,更有人表示:“曾经它嫌我穷,如今我嫌它丑。”

黄凯认为,此次事件远非时尚品牌常见的产品质量问题或虚假宣传问题可比,其对品牌的负面影响甚至堪比国际品牌的辱华事件,“更为致命的是,舆论的走向已经从jnby by JNBY的设计问题上升到整个江南布衣集团的企业价值观取向问题。”

时代财经发现,包括江南布衣主品牌JNBY、男装品牌速写、女装品牌LESS,青少年装品牌蓬马等在内的官方社交账号评论区,有不少品牌粉丝和王瑶一样,明确表示不会再消费江南布衣集团旗下任何品牌衣服。

但值得一提的是,恰恰是粉丝成就了江南布衣。黄凯对时代财经表示:“江南布衣已经建立起一套独特的风格体系,近几年的增长趋势十分健康,尤其是逐年递增的会员账户数以及其产生的购买力,是国内服装行业粉丝经济运营最成功的品牌之一。”

截至6月30日,江南布衣拥有会员账户(去重)490万个,其中微信账户数(去重)逾440万个,2021财年会员所贡献的零售额占比约70%。购买总额超过5000元的会员账户超过20.9万个,其消费零售额达到26.1亿人民币,贡献了超过四成的线下渠道零售总额,

黄凯认为,江南布衣的“粉丝经济”已经上升到集团的主要战略层面,如果因为此次事件动摇了部分忠实用户对江南布衣的信任,这也就意味着江南布衣集团将面临一次重大考验。

应受访者要求,王小果为化名。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1
09/24
22:4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