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国考报名人数创10年新高,付费自习室跟着火了,课桌椅供应商:月入百万

时代财经 · 2021-10-25 22:37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周嘉宝

宇宙的尽头究竟是考编、考研,还是考公?

自习室日光区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除了无休止的备考,我好像做什么都不对,尽管我有一份薪资还不错的稳定工作。”在长辈们的眼里,“铁饭碗”永远是比大厂Offer更值得炫耀的资本。于鑫已经连续两年在高强度工作下备考国考,也连续两年落榜。

今年国考的竞争比往年还要激烈,报名人数创下了10年历史新高,突破202万人。作为全国唯一一个三不限岗位,西藏自治区邮政管理局阿里地区邮政管理局一级主任科员及以下在招录仅1人的情况下,有20813人报考。

考试热催生自习室生意,消费者:花钱买效率

实际上,“热”的不仅仅是公务员考试,研究生、教师资格证、注册会计师等考试都在近年出现了报考人数逐年递增的情况。

教育部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1年,我国研究生报考人数从201万人攀升至377万人。据《2021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预测,2022年全国考研人数将超过400万人。

“住宅区噪音太多,也没办法在家装专业隔音设备(性价比太低),咖啡馆又不够安静,氛围一般,就来自习室了。”去年大四毕业,但因为疫情打乱了留学计划的文涛正在自习室备考中山大学的研究生,“如果说星巴克是休闲商务消遣的‘第三空间’,那自习室就是学习人的‘第三空间’”。

文涛选择的自习室在一栋楼龄超20年的商住两用高层建筑里,10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规划了休闲区、沉浸区、日光区,共约有40个学习位置。

休闲区是前台所在的位置,装修得像间小咖啡馆,只不过提供的是一些免费的速溶咖啡和花果茶。从休闲区走到沉浸区需要经过两道门,沉浸区里说伸手不见五指也不为过,入耳的只有新风系统工作的微弱响声,除了隔间里的台灯,周遭都是一片昏暗。在这里学习,能给人一种凌晨三点挑灯夜战的错觉。

穿过沉浸区就到了日光区,这里比沉浸区“人间”得多,通常有一扇隔音的大落地窗,学习者面对着窗户,偶尔还能透过玻璃看看楼下的车水马龙。

就在同一栋大楼里,像这样的自习室至少还有3家。时代财经在广州还走访了多家自习室,其规模、分区和这栋楼里的大同小异,只是在装修上会有各自的风格。连锁品牌的自习室场地更大一些。

究竟是谁在为这样的“第三空间”买单?

“大多数都是背负着考试的学习者。”自习室前台花花告诉时代财经,“考试含金量越高,大家越愿意为提升自己的通过概率而进行投资,就跟参加各种考试培训班是一个逻辑,为空间付费也算是在为学习投资。”

花花说得并没有错,“花钱买效率”是大多数自习室常客向时代财经给出的理由。文涛也认为,多数人会将学习氛围与学习结果直接挂钩,“更纯粹的环境下,感觉分心的概率会比较低。”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全国教师资格考试报名人数由2016年的260万人,一路攀升至2019年的900万人。今年9月,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司长任友群公布,今年以来就有191万人次通过认定获得教师资格证,比去年全年数据还要高28.7%。

注册会计师考试同样火热,根据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数据,2010年全国注册会计师考试报名人数仅52.8万人、127.6万科次,到了2020年报考人数增至175.56万人,涉及498.81万科次。

付费自习行业头部品牌“去K书”创始人也曾表示,考试需求是催生付费自习模式的重要因素。

据艾媒咨询数据,2019年被称作中国付费自习室的“元年”,全国约有5000多家自习室。2020年付费自习室全年新增数量超过8000家,市场规模达167.47亿元,2022年预计将接近400亿元。

课桌椅供应商:月入百万,要做小程序

看似一片繁荣的付费自习室,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入局者。

根据大众点评搜索结果,广州市天河区有近40家付费自习室,它们集中在人流量较高的地铁站附近,仅石牌桥地铁站——万菱汇商圈附近的自习室数量就高达9家。

时代财经了解到,一间100平方米的自习室通常规划40-50个学习座位,硬装成本约在6-7万元,课桌椅隔间、前台、储物柜、休闲区等软装成本约4-5万元,加上新风系统约1万元,管理和门禁小程序约1万元,房租和人工成本另算,这基本构成了付费自习室的前期投入。

广州翻书自习室合伙人Gerrard告诉时代财经,付费自习室投资门槛较低,广州、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和重庆、长沙等年轻人更多的新一线城市,自习室早已遍地开花,“最主要的是付费自习室的模式没有太多人工管理成本,这个成本包括管理花费的时间和金钱。市面上有些自习室是全自助无人的,大部分自习室也只需要一个服务前台。”

艾媒咨询预测,中国付费自习室用户规模在2022年将达到755万人,增长率接近40%。

随着自习室的蛋糕越来越大,上游家具供应商也赚得盆满钵满。

黄生经营的古匠家具原本是一家办公家具厂商,2019年6月应一个老客户的要求做了30套自习室桌椅产品,“当时没太在意,但过了一个月,他又要40套,我就在想什么生意要这样子的桌椅。后来我就上网去了解自习室的生意。”当年10月,黄生果断在平台推出了专注于自习室的商品,包括休闲区、明区、暗区等不同功能分区的各种桌椅。

据他说,2020年工厂每月销售额还在50-60万元徘徊,但现在每月流水接近100万元。“我现在有客户一个月开一家自习室。”黄生说,他现已积累了全国1000多个客户,早先升级了机器,现在1200平方米的厂房也已经满足不了需求。

今年他决定,放弃原本办公家具的赛道,专门转型做自习室产品。“现在每天做100多套产品,订单供不应求,明年还要继续扩大生产规模。”黄生今年的销售目标是1500万元,他看好自习室产业,“只要有考试,就有需求,我就有生意。”

他还告诉时代财经,目前正在整合资源开发自习室管理小程序,想要和家具一起打包出售。

半年回本?自习室老板:仅限于初期

未来,付费自习室行业真能像黄生期许的那样能持续繁荣吗?

“我们做硬件,工厂净利润比较低,只有7%-8%,但是下游付费自习室利润率有些能达到100%,甚至150%,入座率保持在50%的话,大概半年就能回本。”这个数据,是黄生综合从客户那里了解到的信息,再自己推断的。

不过,在广州拥有两家自习室的老板杨子对“半年回本”的说法并不赞同。他认为,这一高回报的情况仅限于付费自习室商业模式刚出来的阶段。

“自习室的服务半径很有限,周边需求一定的情况下,一旦自习室提供的座位供大于求,就很难盈利,投入低、回报低,只能保证不亏损。”杨子说。

“生意的模式很像做民宿和酒店。酒店的房间对应的是自习室的座位。”翻书自习室Gerrard对时代财经表示,“在一线城市,自习室行业格局已经明显有些供过于求。想要长久生存,需要在细节服务上下功夫。”

曾有一名付费自习室经营者在小红书上分享自己的创业经验,她提及,普通付费自习室的利润率仅10%左右,行业头部连锁品牌的自习室利润更高。

Gerrard坦言,自习室归根究底还是小众需求。在艾媒咨询2021年第一季度的调查中,中国50.6%网民认为没必要体验付费自习室,38.6%网民不体验付费自习室的原因在于他们认为有更好的自习场所。

时代财经发现,在硬件配备等方面,市面上的自习室同质化非常严重。Gerrard也认为自习室供需关系在历经盲目繁荣后,会恢复到供求平衡的状态。据他了解,身边已有老板因为经营问题而对自习室项目进行转卖处理。

“自习室如果以现在的速度增长,肯定会经历价格战,单纯的出租座位肯定不是长久之计。”在Gerrard看来,自习室想要长久生存,一种是连锁品牌的资本化运作,先通过模式进行融资,在用户积累完成和规模化后再解决盈利问题;另一种是实实在在做服务,打造有特色、有壁垒的产品,“其实除了找准的定位以外,还需要一份责任心”。

他下一步打算在现有模式基础上拓展一些针对考试人群的服务内容,以打造自己的品牌护城河。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1
10/25
22:37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