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宁德时代:主材涨价导致毛利率下滑,逆周期扩产力保毛利稳定

原创 览富财经网 · 2022-05-19 09:45

近日,宁德时代(300750)为进一步扩大产能,研发储能技术,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

宁德时代对产能的渴求,从去年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堵着宁德时代大门要电池就可见一斑。

仅2021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达351万辆,同比增长165%,其中乘用车334万辆,同比增长177%,12月单月新能源车销量53.1万辆,同比增加114%,其中乘用车49.8万辆,同比增加121%。

伴随新能源汽车的爆发式增长,2021年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同比高增,磷酸铁锂装机量实现反超,全年装机占比持续走高,全年装机154.5GWh,同比增速达142.8%。其中,磷酸铁锂实现反超,全年装机79.8GWh,同比增长227.4%,占比51.7%,三元锂实现装机74.3GWh,占比48.1%,同比增长91.3%。

2022年,伴随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高速发展,动力电池需求也将高速增长,预计2022年国内动力电池需求量超250GWh。由于磷酸铁锂相比三元锂的低成本优势,或助推磷酸铁锂占比短期内进一步提高。长期来看,高镍三元体系有望借助大圆柱电芯优势发力,两种化学体系依然有稳定的应用场景,这就极大考验上游矿产资源供给能力。

矿源紧张

2021 年,全球锂资源量为 8900万金属吨,其中,玻利维亚锂资源量全球最高,达2100万金属吨,占比24%,南美锂三角(玻利维亚,阿根廷,智利)合计占比56%,中国占比6%。

在储量方面,2021年全球锂储量约2200万吨,智利和澳大利亚分列一、二,储量分别为920万金属吨和570万金属吨,中国占比7%,约150万金属吨。

供给上,2014年全球锂产量3.17万金属吨,2021年增长至10.48万金属吨(不含美国),复合增速为18.6%。其中,澳大利亚产量最高,全年贡献5.5万吨,占比53%,智利次之,产量2.6万吨,占比25%,中国位居第三,产量1.4万吨,占比13%。

据全球地质矿产信息网统计,全球最大的35座矿山从发现到投产的平均所需时间为16.9年,其中最短的为6年,最长的为32年。矿山发现之后需进行勘探和可行性研究,该部分平均所需时间为12.5年,几乎占据总投入时间的3/4。

而在可行性研究完成后的1.8年进入矿山建设,再从建设施工开始,至投产仍需2.6年。所以锂矿的平均扩产周期在3-5年,磷酸铁锂的扩产周期在6-8个月,三元正极扩产周期在0.75-1.5年,锂电池扩产周期在1-2年,周期长短的差异进一步拉长了供需错配的时间,加剧供需矛盾。

需求端,新能源汽车行业与储能行业持续高景气,锂电池需求持续高增,机构预计 2022 年全球锂电池出货量将攀升至 707GWh,电池锂的需求达到 50 万吨 LCE,叠加其他领域的锂资源需求,2022 年合计需要 73 万吨LCE。

但在供给方面,兴业证券预计 2022 年全年碳酸锂总产量达 74.7 万吨,增量为 19.4 万吨,供需紧张导致锂元素价格大幅上涨,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价格持续走高,碳酸锂最高价格突破 50 万/吨。这也导致下游电池厂扩产面临极大困难。

主材环节方面,电解液和正极环节价格上涨最为显著,2021 年初至2022 年2 月27日磷酸铁锂涨幅 332%,电解液价格在六氟磷酸锂推动下上涨 189%,三元正极材料在金属价格推动下,年内普遍上涨超过 100%。隔膜和铜箔环节上涨相对温和,全年涨幅在 20%上下。

矿产供给不足,主材涨价明显,直接导致电池厂商毛利下降。以宁德时代为例,上游原材料价格的上升挤压了公司盈利空间,2021年第四季度毛利率环比下滑3.19个百分点至 24.70%,2022年第一季度再次环比下滑10.22个百分点 至14.48%,盈利空间持续受挤压,且在今年首季对公司毛利率的影响更为显著。

锂矿争夺战

锂矿资源不足以及主材涨价还有一另一个重要原因,即各大公司纷纷入局想要抢夺市场。

首先是具备智能电动车全产业链制造能力的比亚迪,相较于其他动力电池厂商,前瞻性战略布局青海盐湖与四川锂辉石矿。

2010年,比亚迪携手天齐锂业入股西藏日喀则扎布耶锂业,比亚迪持股18%,2016年与盐湖股份设立合资公司,建设3万吨的碳酸锂冶炼项目,2022年,中标智利8万吨金属锂项目、战略入股盛新锂能。

同时,比亚迪一直与拥有国内最大在产锂矿——甲基卡锂矿的融捷股份保持紧密合作。但是,早早布局的几个项目进展并不顺利,所中标的智利项目被紧急叫停,因此,先入局并未给比亚迪带来相应的竞争优势。

其次是国轩高科,2021年2月,国轩高科与宜春市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协议,将投资115亿元在宜春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碳酸锂生产、锂电池配套材料等锂电新能源产业化项目。

在此基础上,国轩高科一边与宜春市矿业公司成立合资公司保障前端矿产资源供应,另一边与宜丰县和宜春县人民政府签约,投建10万吨级碳酸锂项目,实现锂盐部分自供,目前国轩高科规划的碳酸锂产能共12万吨,预计2025年可达产。

此外,国轩高科还与澳大利亚某矿业公司和江特电机签订了锂矿供应相关协议,与盐湖股份设立合资公司布局正极材料的生产。

最后是亿纬锂能,2021年7月,亿纬锂能与亿纬控股共收购大华化工34%的股权,后以1.4亿元收购其子公司金昆仑锂业28.125%的股权并成立合资公司,2022年1月,亿纬锂能又以约2亿元取得大华化工另一子公司兴华锂盐49%的股权,大华化工现有大柴旦盐湖采矿权,盐湖中氯化锂储量29.39万吨。

此外,2022年1月,亿纬锂能与蓝晓科技建立合资公司,参与西藏结则卡茶盐湖锂资源的开发利用。

或许是看到同业公司纷纷向上游拓展,宁德时代自2022年开加速布局锂矿产业链。

逆周期扩产

在上游吃亏的宁德时代,近年来加速全球布局,希望保障上游原料供应。

宁德时代积极拓展国内外锂资源渠道,通过参股国外的矿业公司,深度绑定天华超净和战略布局宜春四川等多种方式锁定锂精矿供应。

仅从2022年初至今,宁德时代频繁出资同锂盐加工企业成立合资公司、签订合作协议。除天华超净、天宜锂业之外,2022年 1 月起,宁德时代与永兴材料合作紧密,先成立合资公司建设 10万吨碳酸锂冶炼项目和 600 万吨选矿产能,后签署优先供货协议,包揽永兴材料的在建产能。

而永兴材料是锂云母行业的领军者,采用矿山-采矿-选矿-碳酸锂冶炼的一体化布局战略,当前拥有产能1万吨/年,规划在建产能2万吨,预计2022年二季度投产。永兴材料掌握了宜丰县白市村化山矿区70%的权益,和宜丰县白水洞矿区约45.85%的权益。

其中化山瓷石矿储量为2616万吨,选矿产能120万吨/年,白水洞高岭土矿储量565万吨,选矿产能50万吨/年,目前在建的180万吨选矿产能已取得环评文件。两大矿山的资源储量及配套的采选矿产能正好可匹配3万吨的碳酸锂产能,未来永兴材料基本可实现完全自供。

西钨业下属的宜春钽铌矿有限公司拥有目前中国最大锂云母矿山——宜春钽铌矿(414)的采矿权,该矿山储量9956万吨,当前产能231万吨/年。

2022年2月,永兴材料和江西钨业成立合资公司,规划建设2万吨碳酸锂项目,产出的产品专供给宁德时代,由江西钨业保障锂云母的原料供应。此外,公司战略入股江西志存锂业并与其成立合资公司,公司的锂盐厂版图进一步扩张。

按照每万吨碳酸锂可生产13.5GWh锂电池测算,在锂电池产量达到250GWh和350GWh时,所需碳酸锂分别达到了18.5万吨和25.9万吨。宁德时代2021年产量162.3GWh,预计需要碳酸锂12万吨。

如果宁德时代在2022年和2023年分别需要碳酸锂23万吨、33.3万吨,鉴于上述锂盐厂大部分都拥有量价相对稳定的原料来源且均与公司达成了一致合作,随着新建产能的释放,预计2022、2023年公司碳酸锂的自供比例将稳步提升,从而提升宁德时代公司盈利能力。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2
05/19
09:4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