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周杰伦演唱会40分钟吸引超1000万人!2022年了,华语乐坛顶流还是他

时代财经 · 2022-05-20 21:40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张雪梅

5月20日晚上你在做什么,听周杰伦演唱会、跳刘畊宏,还是看李佳琦直播?

腾讯音乐旗下TME live在5月20和21日晚上8点,通过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以及微信视频号,重映周杰伦摩天伦2013演唱会、地表最强2019演唱会。

周杰伦好友刘畊宏则在5月20日当晚19点30分加练宣传新歌,两大顶流的粉丝号召力令照常直播的李佳琦倍感压力。

事实上,随着vivi人气上升,夫妻捆绑秀恩爱已经成为刘畊宏新的固粉手段。5月19日晚,双方在直播间互送礼物,vivi准备了某品牌的脱毛仪和润喉糖,刘畊宏则单膝跪地送上某品牌钻戒和特护霜。

虽然场面温馨,但大声念出的品牌名和镜头给到的logo特写,仍然让粉丝们敏锐地捕捉到了“广告”的气息,品牌方亦在直播间狂刷“嘉年华”。而选择在5月20日加练,则是为了推广新歌。刘畊宏抖音最新视频显示:今晚(5月20日)7点半,《记得要勇敢》上线直播间,刘畊宏夫妇将带来爱心手指舞。

然而,尽管演唱会重映被吐槽没诚意,周杰伦仍然是当之无愧的顶流,其线上重映演唱会开播前预约人数超过1545万。演唱会的播出也让粉丝们催起周杰伦的新专辑。

截至5月20日晚上8点40分,周杰伦摩天轮2013年演唱会在TMElive和QQ音乐视频号的重映直播已有超过1100万粉丝看过,其间粉丝刷屏不断。“好久不见的腹肌伦”“这是现在那个小胖子吗”,《龙拳》开场后,弹幕更是呼唤刘畊宏来给周杰伦上私教课。

粉丝们更是十分繁忙,一边看演唱会,一边跟刘畊宏跳操,还时不时切入李佳琦的直播间。

玩电竞、卖咖啡,“不务正业”6年不发专辑

2016年6月,周杰伦带来第14张音乐专辑《周杰伦的床边故事》,热门歌曲《告白气球》便出自于此。其后,几乎保持在“一年一专”的他已有近6年未发新专。

本月初,周杰伦在社交平台发文:如果我说我六七月发布新专辑,你们是不是又不信了。此举引起粉丝欢呼:那个鸽王终于要来了!而喜提“鸽王”美名,源于他数次放粉丝鸽子。

2018年1月18日,为庆祝39岁的生日,周杰伦发行单曲《等你下课》。同年4月,他在澳洲巡演受访时表示,计划每3个月发1首单曲,“跟我以往每年发1张专辑不太一样,这样的方式能让每1首歌的关注热度比较高,更贴近歌迷”。次月,单曲《不爱我就拉倒》发行。

然而其后,周杰伦并未遵守与粉丝3月1首新歌的约定。下一首新歌《说好不哭》间隔1年多时间,于2019年9月推出,与五月天阿信合唱。12月,为爱妻昆凌主演的电影《天火》写作的主题曲《我是如此相信》上线。

最新单曲停留在2020年6月12日推出的《Mojito》,彼时,他预告接下来可能会有新专辑。但距离歌曲发行过去将近2年时间,新专辑仍然不见踪影。

5月20日,周杰伦个人社交平台上分享了一张自己参与过造型设计的专辑图,并配文:“想当年自己做造型,新专辑也自己来吗? ”似乎也在暗示新专辑的好消息。

6年未发专辑,且只上线5首新歌的周杰伦,精力似乎都放在了副业之上。

今年3月,周杰伦母亲叶惠美、经纪人杨俊荣持股、方文山任职的公司巨星传奇二次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背靠周杰伦IP带货,公司主营产品魔胴咖啡3年销售额超6亿元。

此外,2017年4月,周杰伦宣布与IDG共同创立“魔杰电竞”品牌,在深圳开设品牌旗下第一家旗舰店——网咖“魔杰电竞馆”,解锁网吧店主新身份,并携手妻子昆凌共同开发智能教育机器人小麻吉。

2019年12月,魔杰电竞旗下“J-tea摩杰的茶”在上海开业,内设茶饮区、电竞手游区和轻食休闲3个区域。2020年,摩杰的茶开放加盟,先后在北京、广东、云南、福建、山东河南、陕西等多地落子。

尽管醉心副业,6年只出了5首单曲,周杰伦重映演唱会热度仍然空前,这也与近年来华语乐坛难出佳作有关。

抖音神曲、爱豆专辑充斥,80后仍在听20年前老歌

“穿越千年的伤痛,只为求一个结果”,2005年,飞儿乐队率先带来《千年之恋》炸场,同年,王力宏《大城小爱》、林俊杰《一千年以后》、SHE《不想长大》、五月天《知足》、光良《童话》神仙打架,刘畊宏亦发行单曲《彩虹天堂》。

年末,周杰伦带来神专《十一月的肖邦》,其中,仅一首《夜曲》为他拿下第十二届全球华语音乐榜中榜年度最佳歌曲等在内的9个奖项,“夜曲一响,上台领奖”由此传开。

次年,乐坛四大三小发力,萧亚轩《表白》、蔡依林《舞娘》、梁静茹《暖暖》、张韶涵《隐形的翅膀》、杨丞琳《左边》、王心凌《彩虹的微笑》厮杀。

那是华语乐坛的鼎盛时期,至今,这些歌曲仍在不少80、90,甚至00后的歌单上,长期霸榜各大热歌榜。

时间轴拉到2021年,在TME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上,年度华语十大热歌公布,分别是《云与海》《白月光与朱砂痣》《浪子闲话》《醒不来的梦》《踏山河》《千千万万》《沦陷》《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清空》和《执迷不悟》。

事实上,华语乐坛的颓势早已显露。2016年,张艺兴接受采访时放话:要带领华语乐坛进军世界,遭到网友群嘲。

然而在腾讯音乐由你榜推出的《2018~2022年专辑TOP10》上,他的专辑《莲》高居第二位,第一位是王源的《夏野了》,前五中的另外三张专辑分别是蔡徐坤《迷》、薛之谦《尘》和时代少年团《舞象之年》。

在饭圈的强大力量面前,林俊杰的专辑《幸存者Drifter》仅排名第六,而他也是近年来唯一推出专辑的华语乐坛“老人”。随着流媒体音乐成为主流,唱片公司衰落,“劣币驱逐良币”使得流水线同质化音乐充斥歌坛。

唱片公司没落,假弹假唱也能拥有千万粉丝

乐坛的怀旧风,同样出现在近期热播的音乐综艺《声生不息》。节目请来林子祥出山,叶倩文开嗓,令张国荣、Beyond歌曲再现,引起观众强烈共鸣。港乐正火的80、90年代,也是唱片公司风头正劲的时期,滚石、英皇等捧出大量知名歌手。

进入21世纪,华纳唱片齐聚那英、郑秀文、张惠妹、萧亚轩和孙燕姿,被称为“华语乐坛的天后宫”。彼时,唱片销量是衡量歌手实力的重要指标,但随着流媒体音乐兴起,盗版盛行,实体唱片销量下滑,唱片公司收入随之下降。

近年来,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兴起,MCN公司遍地开花,赚快钱称为共识,真正潜心做音乐的人少之又少。

某重型音乐乐队的吉他手阿齐(化名)对这种现象表示非常无奈,她的主业是一名UI设计师,供职于广州一家MCN公司。

阿齐对时代财经表示:“很多网红音乐人都是团队打造的,我们公司一位抖音粉丝超2000万的女音乐人,她街头卖唱的视频都是有专业打光和专业摄影取景的。另外一位粉丝千万的男网红,大部分短视频都是假弹假唱、音画分录,歌也是找枪手写的。”

“现在很多平台,想要推广自己,会额外添加太多音乐之外的东西,如果音乐本身足够优秀,那附加一些也没什么,会更有意义。但是,很多时候,附加的东西,远超过了音乐本身。”阿齐对此充满无奈。

独立音乐人贺铭洋也指出,用户社交和碎片化的传播可能有利于作品宣传推广,但它绝对不是欣赏音乐最好的方式。

更重要的是,饭圈文化兴起后,资本熟练掌握了割韭菜秘诀。

2020年,肖战发行数字单曲《光点》,销售额超过1.3亿元,同年,王一博单曲《无感》上线仅11小时,收入超过3000万元。乐华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王一博《无感》和《我的世界守则》销量超过1700万和1500万张。

资本逐利,在短期的暴利面前,同质化、低质量音乐作品层出不穷。20年过去了,华语乐坛排得上号的仍然是世纪之初的老面孔们。

或许,下一站,华语乐坛不仅没有天后,也不会再有天王了。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2
05/20
21:4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