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贾樟柯也救不了水井坊,高端突围仍未成功,存货高企仍坚定扩产? | 中报季

原创 全球财说 · 2022-07-28 11:35

作者:林洛栩

出品:全球财说


7月26日,白酒上市公司水井坊(600779. SH)率先发布2022年半年报。

财报披露次日,水井坊股价出现下挫,发生了什么?半年考成色几何?

二季度利润不足千万 多次提价收效甚微

2022年上半年,水井坊实现营业收入20.74亿元,同比增加12.89%;实现归属净利润3.70亿元,同比下降2%;实现扣非净利润3.63亿元,同比下降6.88%。

增收不增利,利润负增长。回顾2022年一季度,水井坊单季度便实现归属净利润3.63亿元、扣非净利润3.57亿元,也就是说二季度利润仅为600万-700万元。

《全球财说》注意到,申港证券发布研报称,水井坊至暗时刻已过,全年目标可期,并给予水井坊买入评级。

这或源于二季度对于酒企而言属于传统淡季,2021年二季度水井坊归属净利润还处于亏损状态,为-0.42亿元。虽然600万元的单季度利润并不可观,但也属于扭亏为盈。

水井坊表示,报告期内,国内经济持续面对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同时受国内疫情反弹等超预期因素冲击,白酒消费场景萎缩。

并且预计称,行业将持续面对疫情与经济放缓所造成的挑战,渠道动销困难,社会库存增加,现金流紧张。

那么,水井坊如今的困境,究竟是受行业大势所影响,还是因为自身策略出现了问题?

水井坊在半年报中表示,公司将继续执行“产品升级创新、品牌高端化、营销突破” 三大策略。

自成立以来,“高端化”便始终是水井坊的发展核心,围绕高端化这个关键点,在产品、营销、渠道进行变革。

目前,水井坊生产的白酒产品主要以水井坊菁翠、水井坊典藏、水井坊井台、水井坊臻酿八号为核心。

经营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水井坊高档酒带来营业收入1.98亿元,同比增长11.41%,占总营收比例超过95%。

按照划分,“高档”主要代表品牌为水井坊品牌系列,“中档”主要代表品牌为天号陈、系列酒。

自2021年起,各大酒企纷纷将产品对准500元-800元价格带。水井坊于2021年推出全新典藏作为高端大单品,市场建议零售价再度提升,38度和52度分别定为999元、1399元。

竞争日趋激烈,多家酒企也纷纷上调售价。

据悉,2022年4月,水井坊刚刚完成新一轮调价,52度新一代井台建议零售价808元、38度建议零售价768元,较此前均上涨70元。

而就在半年前,2021年9月末,水井坊宣布井台全系列建议零售价格每瓶上调30元,水井坊臻酿八号全系列建议零售价格每瓶上调20元。

再往前追溯,2019年、2020年水井坊也曾对主力产品进行多次提价。

虽然提价是紧跟竞品、维持高端品牌形象的一种措施,但对于业绩的助力并不明显,一定程度上这与高端化的营销策略有关。

存货再度攀高 扩产项目进度缓慢

比利润下滑更为糟糕的是,截至2022年6月30日,水井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仅为144.64万元,同比下降99.48%。

水井坊表示,主要源于支付的市场广告费等其他经营活动现金流出的增长所致。

2022年上半年,水井坊的销售费用高达6.96亿元,再度同比增加19.27%,远高于净利润水平。

目前来看,白酒头部阵营基本已经确立,市场格局长期处于固化状态,水井坊错失时机若想追赶,或已不是大力投入宣发可以解决的。

水井坊表示,将以品质升级为基础,辅之以有效的圈层营销,继而带动品牌高端化。

所谓的圈层营销,水井坊以体育营销和文化营销为主,启动了与中国冰雪大会、WTT世界乒联、国家宝藏等大IP的深度合作。此前,还曾与业余网球赛事、成都国际诗歌周等活动进行合作。

就在2022年7月,水井坊又文艺了一把。

7月8日,水井坊于成都创办了“以桌会友·成就美好城市论坛”系列活动,并邀请著名导演贾樟柯监制《以桌·会友》微电影,邀请亚乒联终身名誉主席李富荣、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宋书玉、御风集团董事长冯仑作为讲述者,从球桌、酒桌、圆桌三个视角阐述全新IP的理念。

只是,上述如此多的努力,就像石头扔进水中,即便有所反应也只是短暂的水花,圈层突破尚未实现,也无法真正意义上带动销售。

截至2022年上半年末,水井坊存货占总资产比例高达38.96%,再度攀升至23.21亿元,较上年末增长5.65%,较2021年同期的19.21亿元更是增长明显。

同时,存货周转天数为1291.88天,达到阶段高点。随着存货变现能力越来越慢,资金流动性停滞,整体竞争力处于严重下滑态势。

反观合同负债,作为白酒企业的“蓄水池”,也是衡量销售情况的关键指标。截至上半年末,水井坊的合同负债却仅为8.57亿元,较上年末下降10.61%。

就在此种情况下,水井坊仍然坚持扩产。

截至2022年上半年末,水井坊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15亿元,较上年末的-1.63亿元大幅减少,其表示主要源于本期邛崃全产业生产基地项目等投入增加所致。

早在2018年6月4日,水井坊就发布了关于与邛崃市政府签订《水井坊邛崃全产业链基地项目投资协议书》的公告。公告显示,公司计划在邛崃进一步扩大产业规模,拟在邛崃市绿色食品产业园内分期建设“水井坊邛崃全产业链基地项目”。该项目预计占地面积约1000亩,预计总投资额约30亿元。

2022年5月9日,水井坊再与邛崃市人民政府在成都签署了《水井坊邛崃全产业链基地项目第二期投资意向书》,拟在成都邛崃投资40.48亿建设邛崃二期项目,进一步提升公司产能。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2年6月末,邛崃全产业生产基地项目历经四年时间,工程进度仍仅为45.56%,进展十分缓慢。

此前2021年3月,水井坊曾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复称,邛崃基地预计二年内竣工投产。项目完成后,预计将形成20000千升每年的原酒生产力。

存货积压、不断提价,水井坊也深知酒企将面临“渠道动销困难”的困境,目前来看水井坊相关产品已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不断提价更有可能带来价格倒挂风险,此时还在不断扩张,又有何用意?

或许,水井坊外资控股背景不走寻常路吧,但作为全球最大的酒业集团的帝亚吉欧,也会面临水土不服的问题。

同样,水井坊在二级市场表现也并不乐观。7月27日,受财报影响单日跌幅为4.65%,报收75.52元/股,年内跌幅达36.67%。

并且,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明星基金经理侯昊管理的招商中证白酒指数在2022年二季度均对水井坊进行了减持。

水井坊越发文艺的高端化突围何时才能成功?《全球财说》将持续关注。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2
07/28
11:35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