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丽珠集团业绩增速创15年最差水平,核心产品艾普拉唑面临双重夹击 | 中报季

原创 全球财说 · 2022-08-16 11:00

作者:林洛栩

出品:全球财说

近日,A+H股两地上市的丽珠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丽珠集团”,000513. SZ;01513. HK)发布了2022年上半年业绩报告。

近期,资本动作频频的丽珠集团,上半年业绩成色如何?

抑酸剂市场风起云涌 核心产品或面临“洗牌”危机

2022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丽珠集团实现营业收入63.03亿元,同比增加1.08%;实现归属净利润10.18亿元,同比下降4.23%。

营收增长乏力,增速创下自2007年来最低水平,且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状况,业绩情况并不太乐观,这一定程度上与丽珠集团的业务布局策略有关。

财报显示,丽珠集团的主要业务涵盖了化学药、生物药、中药制剂、原料药及中间体,以及诊断试剂及设备。

目前,化学制剂仍为丽珠集团主要收入来源。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6.74亿元,同比下降1.52%,占总营收比例为58.88%。

其中,消化道产品占比最高,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7.81亿元,同比下降8.1%,占总营收比例为28.54%。

消化道产品中,艾普拉唑系列作为丽珠集团的核心主力产品,注射用艾普拉唑钠于2021年续谈成功,继续纳入2021年国家医保谈判目录。

虽然调整了支付限定范围,但也下调了医保支付价格,降价幅度达到54%。由2019年的156元(10mg/支)降至71元(10mg/支)。

2018年-2020年,丽珠集团艾普拉唑系列分别实现销售收入5.04亿元、9.75亿元、17.7亿元。2021年年报中,并未再披露详细数据。

此次医保价格减半也正是导致消化道产品销售收入出现下滑的主要原因。虽然并未披露该类产品的毛利率情况,但丽珠集团化学制剂产品毛利率总体较上年同期减少0.49个百分点,为79.04%。

丽珠集团也表示,将持续加大医院覆盖及产品销量,实现“以价换量”,减少医保支付价格调整对公司业绩稳健增长带来的影响。

同时,艾普拉唑肠溶片自2017年纳入国家医保乙类,价格在12元-20元(5mg/片)区间不等,是目前PP1类领域医保目录内价格最高。

截至目前,艾普拉唑肠溶片及注射用艾普拉唑钠均未收录至国家集采目录。

作为PPI类药物,艾普拉唑所面临的竞争十分激烈。PPI类药物即质子泵抑制剂,仍是治疗与胃酸分泌相关疾病药物中的“主力军”。

随着国人对于幽门螺旋杆菌致癌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质子泵抑制剂也成为了火热赛道。

自第五批集中采购开始,国家集中采购所涉及的品种重心已经从口服化药向注射剂领域倾斜。

此前,注射用泮托拉唑钠为公立医疗机构终端质子泵抑制剂产品排名第一,后逐渐被注射用奥美拉唑钠顶替。

以第七批国家集采为例,PPI注射剂便有27家药企的注射用奥美拉唑钠过评。值得注意的是,丽珠集团注射用奥美拉唑钠也参与了此次集采竞标,但2022年7月公布结果并未入围。

与此同时,PPI类口服产品竞争也格外激烈。虽然目前市场格局仍是雷贝拉唑一家独大,但自2019年日本武田的伏诺拉生片于中国获批上市,P-CAB即钾离子竞争性酸阻滞剂开始崭露头角。

作为起效快、半衰期更长、强效抑酸的新型抑酸剂,中国胃食管反流病指南已将P-CAB作为反流性食管炎的首选药物之一,更有人称已经进入“抑酸新时代”。

此前4月,罗欣药业(002793. SZ)的国内首款自研P-CAB替戈拉生片已获批上市,成为国内第二款上市的P-CAB药物。

同时,由于伏诺拉生在中国专利将于2026年到期,首仿近日已被山东新时代药业获得,同时海汇药业、科伦药业、人福药业、华森制药也提交了伏诺拉生片仿制药上市申请,扬子江药业等多家公司完成该药生物等效性试验。

对于丽珠集团而言,核心产品虽实现了“以价换量”,但面临传统PPI类竞争激烈、新型P-CAB类突然崛起的双击局面,一切并不乐观。

由于,艾普拉唑产品为丽珠集团自主研发且核心产品,上市公司仍在不断推动该产品的创新发展。

财报显示,注射用艾普拉唑钠新适应症完成III 期临床试验,已提交申请资料。并且,其2016年首发上市募集资金中,经调整后2.96亿元计划用于“艾普拉唑系列创新产品深度开发及产业化升级项目”,该项目目前尚未达到预定状态。

新老交替、“洗牌”危机加剧,丽珠集团“艾普拉唑系列创新产品深度开发”项目进展却格外缓慢,这并不是一个好征兆。

涉及领域过多仍无亮色 资本动作频频意欲何为?

除化学制剂外,原料药与中间体也是丽珠集团的主要收入来源。2022年上半年,原料药及中间体实现营业收入17.29亿元,占总营业收入比例27.72%,同比增长18.26%。

丽珠集团表示,这主要得益于高端抗生素产品和高端宠物药产品海外市场份额增长强劲。

但是,随着原料药与中间体逐步成为拉动业绩增长的主力,一定程度会降低丽珠集团的竞争力,毕竟该部分业务毛利率仅为37.74%,不足化学制剂业务的一半。

摊子铺得太广,丽珠集团还所涉生物药领域,围绕肿瘤、自身免疫疾病及辅助生殖领域,聚焦新分子、新靶点及差异化的分子设计。

研发管线上,由于对生物药以及微球等高壁垒复杂制剂倾注过多力量,并“跟风”进入新冠疫苗领域,对于业绩形成无形压力,且每条管线发展均不亮眼。

目前,丽珠集团旗下丽珠单抗与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合作立项研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融合蛋白疫苗V-01已向国家新冠疫苗专班申请序贯紧急使用,同时已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递交附条件上市申请。

与此同时,涉猎太广的丽珠集团,却“丢失”了此前营收主力中药制剂产品。

2022年上半年,中药制剂实现收入同比下降19.60%,降至4.91亿元,曾经可占上市公司业绩五分之一的主要产品参芪扶正注射液,自2017年受医保、控费、辅助用药等政策的影响,正日趋衰落。

此外,诊断试剂及设备实现销售收入3.46亿元,同比下降11.43%,占总收入的5.55%。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8月其宣布拆分旗下体外诊断公司(IVD)丽珠试剂,拟至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受疫情影响,彼时正是体外诊断公司的黄金时期。目前来看,该部分收入已经出现明显下滑,上市进程却仍旧较为缓慢。

2022年半年报显示,丽珠试剂于2020年11月在广东证监局办理了辅导备案登记,截至本报告披露日,共提交了七期辅导工作进展报告。

除了推动丽珠试剂分拆上市外,丽珠集团还在中药赛道积极布局。

2021年3月,丽珠医药曾花费7.24亿元受让天津天士力所持有的天津同仁堂股份4400万股,占天津同仁堂股份总数40%。

丽珠集团此举无非是希冀天津同仁堂可以顺利完成上市。但不遂人意,由于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深交所于2022年1月26日中止天津同仁堂本次发行上市审核。

虽已于2022年3月30日恢复天津同仁堂本次发行上市审核,但是津同堂与北京同仁堂的商标之争尚未解决,业绩平平的同时,销售费用还存有部分疑问。

或正是出于诸多考虑,丽珠集团并未将天津同仁堂并入财务报表,仅作为一项长期股权投资,采用权益法核算。若上市成功,则将其经营影响计入当期损益。

丽珠集团收购天津同仁堂股权不仅是为赚取未知的上市收益,或希冀重振中药业务,而更多可能性或是看中津同堂未来的上市公司身份。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丽珠集团母公司健康元(600380. SH)日前宣布拟在瑞士发行全球存托凭证GDR,7月22日证监会国际部已出具境外上市反馈意见。

然而,不论是丽珠集团还是健康元,股价均处于低位。资本动作频频的背后,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2
08/16
11:0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