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集采大“阵痛”,中国药企的唯一出路

原创 市值观察 · 2022-08-17 14:20

作者:泰罗,编辑:小市妹

近年来,集采国谈加速了医药行业格局的重塑。当市场还在对行业发展迷茫之时,一则数据瞬间让人清醒:

在2021年全球药品销售额TOP100中,没有一家中国企业。

中国的医药业怎么了?

集采和医保谈判无疑是导致整个医药行业逻辑生变的最直接原因。从上游药企到中游营销,再到下游的医院零售,都进入到了转型阵痛期。

尤其是上游药企,一场强供给侧改革正在发生,市场集中度几年内预计将大幅提高,创新药的转型大幕正在拉开。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仿制药企。仿制药集采并不是简单的理解为以价换量,集采打破了传统的量价增长边界,所释放的销量增量未必能抵扣降价带来的影响。

规模企业还能凭借储备的管线优势过冬,而众多中小企业却面临生死大考。

集采国谈的本质是行业定价权的转移。以前医院拥有药品采购自主权,集采后定价权收归医保支付方,药厂医院代表与医生的关系也发生了极大的贬值。

另外,在集采之前还有一致性评价一关。这相当于集采的入场券。过评费用加上所耗费的时间成本,对大多数中小企业又形成了一道门槛。

据医药魔方统计,截至2020年7月的过评费用公告显示,已过评及视同过评的161个药品中,有64个等于或高于1000万。其余多数位于400-1000万之间。

不参与集采,也不要对院外市场抱有太多幻想,并不是所有品种都能参与院外,市场开拓难度只会加大。

但说到这里,转型也是仿制药企面临的一道的重要关卡。

转型一大前提是企业的规模。研发创新药首先要面临业内的“十年十亿”研发规律,随着靶点药物的不断开发,首创药的研发难度在不断加大。10年时间已经延长到12.5年甚至更长。

这其中企业如果没有长期的管线储备,转型也将十分艰难:前期仅靠仿制药的微薄利润补贴研发,生存又将成问题。

即便解决了融资渠道,就能承受巨额亏损吗?如当下的创新药明星百济神州,近4年亏损超过320亿,还要面临研发失败的风险。

所以在当前谈转型比十年前的困难要大得多。而对大多数企业的命运走向,或许彻底断掉创新药念想才是最终归宿。

虽然国外有大型仿制药企标杆,但前提是必须赢得这场淘汰赛,但规模到一定程度,仍会面对增长没有保障的最大问题。

因此总的看,转型创新药仍是破圈突围的唯一路径。

众所周知,创新药研发的困难远超仿制药,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容迟疑。

对于创新药的发展,严格来说,国内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创新药企业,还是以仿创模式为主,原研度远远不够。当下创新药竞争虽逐渐激烈,但仍是蓝海市场,国内市场足够大。

我国创新药发展起步晚但逐渐起速,据天风证券研究数据,我国自建国以来至2008年,仅5个上市的I类新药。而2019年以来明显提速,当年上市10个,到2021年就增长至27个。

创新药是未来发展方向早已明朗。但国家真正鼓励的,是以FIC为代表的前沿项目研发。而不是一味追求短期效益,追求成本压缩,紧盯国外首创药的Follow模式。

这种模式门槛相对较低,竞品的增多,行业也趋于内卷。以PD-1单抗为例,自2018年底首款国产产品上市后,仅过去3年多时间,国内已是一片红海。

截至4月底,我国已有13款PD-(L)1单抗上市,据西南证券研究,目前仍有百款处于临床阶段,未来同质化现象还会更加严重。

不仅是数量的增多,覆盖更多适用症成为未来争夺的焦点。

据药智网统计,国内P-1涉及到12个癌种,共获批了50个适用症。包括恒瑞医药卡瑞利珠单抗8项、默沙东帕博利珠单抗8项、百济神州替雷利珠单抗7项等。

更多适应症意味着同质化,使得企业只能通过价格战抢夺市场。早期价格对标海外,当下价格直接对标国内,甚至医保谈判价格。

早期上市的特瑞普利单抗价格7200元/240mg,合计30元/mg,而同一个适应证的默沙东帕博利珠单抗国内定价17918元/100mg,合计179元/mg,单价是君实生物的5.97倍。

而于2021年8月底上市的誉衡生物赛帕利单抗又将价格拉至新低。3300元/120mg的市场定价直接对标医保产品。由于产品仅适用于霍奇金淋巴瘤一项,除了誉衡生物一家,还有恒瑞、信达、百济神州及康方生物4家。

与上述进医保产品价格相比,誉衡的定价并不占优势。将来纳入医保后或许仍会下降。

另外,首款国产ADC药物和CAR-T细胞疗法的上市,依然逃不出同质化跟随步伐。

以CAR-T细胞疗法为例,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3月初,全球共7款CAR-T疗法产品获批,其中有五款靶向CD19,2款靶向BCMA。

而仅截至2020年6月底,全球CAR-T临床试验项目就超过600项,国内更以357项临床试验位居全球首位,175项都是基于CD19靶点。

毫无疑问,当下的创新药正是转型的关键期,但危与机同在,已经趋向于成熟商业模式的仿创领域机会将越来越小,差异化高技术壁垒的首创药,与国外竞争才是正确出路。

走原研路径,本质就是对定价权的争夺。即便遇到国谈,也能从容不迫。

当前资本市场对医药行业杀跌的悲观情绪主要是对政策调整、PD-1增长天花板、FIC路线及国际化极大不确定性的担忧。

进一步讲,是集采国谈背景下的发展路线问题。

众多研究机构习惯和美国对标,因为美国医药强企拥有超高定价权。但问题在于,美国医药市场是完全市场化的,所以能出现3万、5万美元这样的天价药,但国内的政策环境对天价药的容忍度越来越小。

而日本对国内医药行业发展提供了参考。日本老龄化严重,医保控费压力大。自80年代控价以来,日本药价进入长期下降趋势。

据雪球TokyoEX用户统计,日本药品价格指数在1991-2019年期间,累计有近80%的跌幅,医药品生产总值在1990-2018年期间,仅增长23.42%。

而日本在如此高压下依然能够走出全球性的医药强企,如日本武田制药和卫材。国际化和原研药创新正是二者能够突围的“秘密武器”。

据武田制药最新财报显示,来自美国的收入已达48.11%,欧洲和加拿大为20.07%,而日本本土占比仅为19.67%。同时2021年旗下维得利珠单抗年销售额46.05亿美元,已经超过了恒瑞医药的全年营收额。

卫材也同样如此。据野村证券研究显示,2019年日本本土以外收入占比达59.79%。其中北美、欧洲和中国占比分别为23.11%、18.54%、11.12%。旗下的多奈哌齐、雷贝拉挫,以及仓伐替尼都是重磅的单品药物。

而造成与海外巨大差距的,追本溯源,还是出在研发上。虽然国内一线药企研发费用已超过20%,但绝对值还差的多。

据中物联医药物流分会研究显示,2021年全球药企研发费用Top10中,排名第一的罗氏研发费用高达161亿美元,研发占比23%;排名第10的礼来,研发费用也有70亿美元,研发费用占比25%。

国际化趋势下,近期信达、和黄以及君实的出海受阻,又给众创新药企上了一堂课。

但趋势不可阻挡,当前已有成功案例。百济神州的泽布替尼成为首款出海药物,2021年美国市场销售额约7.5亿元,超过国内。传奇生物CAR-T产品海外获批也让行业信心重燃。

同时license-out交易额大幅增加也是一大亮点。2021年可以说是license-out爆发之年。仅百济神州授权给诺华在PD-1、TIGIT抗体的市场开发权益,就达到51亿美元。荣昌生物HER2-ADC也达到了26亿美元。

总体来看,我国创新药市场仍处于快速发展的蓝海市场,未来机会依然很多。创新药的最核心壁垒还需要从研发上找,建立如同华为的5G技术般,无法替代的企业护城河。

而随着技术的不断沉淀,未来出现销售额跻身全球前十的药品及万亿市值公司也不再是梦想。

免责声明

本文涉及有关上市公司的内容,为作者依据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作出的个人分析与判断;文中的信息或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商业建议,市值观察不对因采纳本文而产生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END——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2
08/17
14:2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