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鼎和保险风险综合评级从A滑至BBB级,过度依赖关联交易市场动力不足

原创 全球财说 · 2022-08-19 11:02

作者:宋涵

出品:全球财说


“电力系”险企鼎和保险一个“毛细血管”机构因遗失许可证被罚,将公司合规、风险管控推向台前。

与此同时,鼎和保险去年到今年,经历了高管调整、引入外部战略投资者从而打破南方电网系一家独大的格局,这也引起市场对鼎和保险未来发展的关注和猜测。

近些年,公司营收和净利增速双双下滑,暴露业绩增长疲态。主营业务长期以来依靠股东,关联交易保费占比近5成。最近一次风险综合评级由A级滑档至BBB级。新的股权结构下,经营是否会产生新亮点,《全球财说》持续关注。

股权结构变更 高层大换血

8月11日,银保监会网站发布一则关于鼎和保险黎平营销服务部行政处罚公告。

公告显示,公司因管理不善导致许可证遗失,被黔东南监管分局给予警告并罚款1万元。

看似是个小错不足以影响大局,却从侧面反映了公司合规管理不到位的问题。

信息显示,2021年该公司高层及董事会发生较大变动,鼎和保险董事长和总经理双双变更,还有多名高管也发生更迭。

2021年3月19日,深圳银保监局核准金鹏鼎和保险总经理的任职资格。此前该公司总经理一职已空缺近两年,2020年10月起金鹏出任了公司临时负责人。

公开资料显示,金鹏此前曾在多家保险公司供职。历任太平洋财险副总经理、合规负责人;太平洋保险养老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临时负责人;复星集团总裁高级助理。

2021年11月22日,深圳银保监局核准郑添鼎和保险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根据2021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董高监基本情况介绍,鼎和保险新任董事长未有保险方面的从业经历,自2014年3月开始,郑添先生担任过南方电网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南方电网资本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等职位。不过董事长其实是公司大股东权益的代表也是常规。去年董事变更人数超过董事会人数的三分之一。

此外,高管也变动了不少。2021年1月,王欣出任鼎和保险董事会秘书一职;2021年6月,黄岩担任鼎和保险财务负责人;同时,自2021年6月-8月期间,鼎和保险新增朱金海、熊家维和吴向华为副总经理。

素来以股权架构稳健著称的鼎和保险,也打破了一家独大的格局,一次性引进了3家外部投资者。

鼎和保险增资引战已于去年12月底正式签约,2022年1月11日,鼎和保险在官网公布称,公司2021年12月22日增资引战正式签约,引入三家投资者,合计投资金额约64.51亿元。新股东资格待监管机构批准后正式生效。

2022年4月引战工作获银保监会批准,正式引入中国长江电力、中国华电集团、广州开发区投资集团三家战略投资者。其中,中国长江电力和广州开发区投资集团各持股15%,中国华电集团持股5%,三家合计持股35%;中国南方电网及其全资子公司持股65%,自此鼎和保险变更为股权多元化经营主体。

关联交易占比极重

鼎和保险成立于2008年,总部位于深圳,系南方电网公司控股子公司。作为一家特色鲜明的全国性专家型财险公司,鼎和保险经营范围涵盖了非寿险各个领域。

近4年,公司营收和净利整体规模在扩张,不过两者增速趋势呈双双下滑之势。

具体来看,2018-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3.9亿元、46.31亿元、47.49亿元、51.46亿元。营收增速分别为28.59%、5.49%、2.55%、8.36%。

同期,公司净利分别为4.44亿元、6.32亿元、8.06亿元、10.26亿元。净利增速为84.23%、42.34%、27.53%、27.3%。前3年公司净利增速呈断崖式下滑,去年下滑速度明显放缓。

一直以来,鼎和保险以“能源行业保险专家”为战略定位,其在业务上对股东多有依赖。

近年来,公司一般关联交易和重大关联交易保费占比均较高。

2020-2021年,鼎和保险分别实现保险业务收入为47.85亿元、54.93亿元。

2020 年公司一般关联交易保费收入22.88亿元,关联交易赔付支出6.58亿元,关联交易手续费支出1.86亿元。

同年,单笔重大关联交易共涉及8个交易对象,交易额18.78亿元,交易类型为保费收入。

2021 年公司关联交易保费收入25.93亿元,关联交易赔付支出6.01 亿元,关联交易手续费及佣金支出2.03亿元。

同年,单笔重大关联交易对象上升到9个,交易额19.89亿元,年度累计交易额21.44亿元。交易类型为保费收入和保险代理业务手续费及佣金支出。

行业人士表示,关联交易一定程度可以降低交易成本和经营成本,但过度依赖关联交易会增加经营风险,甚至会影响公司市场竞争力和独立经营能力。

随着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出炉,上半年公司经营业绩也随之浮出水面。

上半年,鼎和保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46.3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2.61%;实现净利6.3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3.54%。

从单季度来看,前两个季度公司保费和净利表现截然相反。

前两季度公司分别录得保险业务收入36.74亿元和9.62亿元。显而易见,第二季度明显较第一季度保费规模骤缩超7成。

同期,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为2.35亿元和3.98亿元。第二季度较第一季度净利增长近7成。

分业务来看,上半年公司实现签单保费45.92亿元。其中,车险签单保费11.87亿元,占比仅为25.85%。非车险前五大险种签单保费为33.26亿元,占比达72.43%。这从侧面反映了公司非车险签单保费占主导地位。

从渠道来看,代理渠道和经纪渠道签单保费是主流。上半年,两渠道分别实现签单保费11.93亿元和28.4亿元,占比近9成。

投资收益指标方面,受资本市场波动影响,与行业大势趋同不甚理想。

上半年,公司净资产收益率为6.89%、总资产收益率为3.24%、投资收益率为2.28%、综合投资收益率为2.31%。

受增资直接影响,公司上半年偿付能力有了很大改善。

第一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535.24%,环比上季度上涨254.47%。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517.81%,环比上季度上涨237.04个百分点。

不过随着增资款进行投资资金运用,使得公司二季度末的市场风险最低资本和信用风险最低资本上升,从而导致公司最低资本上升,第二季度偿付能力充足率环比第一季度有所下降。

第二季度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483.7%,较上季度下滑34.11个百分点;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499.41%,较上季度下滑35.83个百分点。

“增资引战”改善了公司的偿付能力,奈何还是在风险评级上栽了跟头。

自从2018年第一季度风险综合评级为A级以来,公司一直引以为傲的风险评级被打破。2022年第一季度风险综合评级直接掉档至BBB级。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2
08/19
11:0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