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聚焦政治局会议五大看点,定调明年经济工作以“进”为主

时代财经 · 2023-12-08 22:02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王晨婷

12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4年经济工作。

年底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往往为随后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此次的会议也明确释放了五大信号。

会议强调,做好明年经济工作,要推动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加大宏观调控力度。会议还指出,明年要坚持“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强化宏观政策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看点一:以进促稳、先立后破

“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是本次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核心提法。对比去年的“稳增长、稳就业、稳物价”的三稳政策,“稳中求进”显然更能体现我国经济更进一步的决心。

“‘以进促稳’较为明确地确定了2024年我国包括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在内的宏观政策‘积极’的主基调。”英大证券公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郑后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会议中也明确提到,明年将“加大宏观调控力度”,强化宏观政策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

华泰资产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分析称:“会议显示,明年经济在整体取向上以扩张、进取为主,预计政策会继续扩张,明年增长目标不会太低。”

近期,包括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内的多家国际机构上调了对中国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期。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最新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2023—2024)》预测,2024年全年经济增速在4.8%左右,建议2024年设定经济增长目标在5%。

“先立后破”的提法也引发了一些关注。

王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先立后破”有加快培育新动能适当保护旧动能之意。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先立什么,后破什么,确实值得好好研究。会议称要强化宏观政策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一般来说,任何宏观政策都是逆周期调节,而跨周期则意味着目前我国对经济形势的判断是从上一个周期转向下一个周期的波动中,这也意味着宏观政策不要用力过度。”

看点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方面,会议延续过去的提法,强调积极的财政政策要适度加力、提质增效,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精准有效。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罗志恒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财政政策基调与去年大致相当,一方面保持积极的态势,即加力以支持扩大总需求、防范化解经济社会风险。

另一方面又提出了“适度”和“提质增效”“强化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也就是说要根据经济社会需要来实施,不搞大水漫灌,积极的财政仍是高质量发展框架下的积极,避免大幅提高财政风险,让财政更可持续。”

“提质增效”是近年来财政政策在加力之外的重要目标。罗志恒认为,这是由当前财政形势紧平衡决定的,越是收支矛盾加大,越是要提高财政支出绩效,这要求收入端减税降费要从追求数量规模型转向效率效果型;支出端要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提前储备和挖掘好的项目,提高项目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货币政策方面,今年以来,央行综合运用多种政策工具,包括下调存款准备金率、降低政策利率、带动贷款报价利率(LPR)等市场利率下行等。市场预期,明年货币政策将继续发力,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降准降息仍有空间

看点三:加强经济宣传和舆论引导

会议指出,要增强宏观政策取向一致性,加强经济宣传和舆论引导。这是相对较新的提法。

“这有利于避免合成谬误,有利于稳定预期的形成。政策要生效和提效的前提,是政策之间的系统谋划和协调性,就是避免收缩性的非经济政策冲击扩张性的经济政策,从总体大局出发而非部门本位出发。近年来财政与货币政策持续协同,货币政策配合财政发债、化债,货币金融政策支持房地产风险防范等等,预计明年将继续延续。”罗志恒认为。

会议要求加强宣传和舆论引导的目的很明确,即加强信心。在会议强调的内容中也明确提及了“切实改善社会预期”。

今年以来,固定投资有所回升,但民间投资活力依旧有待进一步提振。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10月份,民间投资同比下降0.5%,但降幅较前三季度已经有所收窄。在扣除房地产开发投资后,民间项目投资增长9.1%。

要改善企业预期,首要是保持宏观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王军在采访中表示,增强宏观经济政策取向的一致性,要解决各个部门各项政策松紧不一、互相矛盾的地方,预计未来取向上会以促进经济增长,扩大内需为最优先级别。

看点四:形成消费和投资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

扩大内需依旧是明年经济工作的重点。在新华社刊发的会议通讯全文中,三次提及“内需”,并提到“形成消费和投资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

三大需求中,消费愈发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引擎。

从今年来看,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83.2%,明显高于去年全年水平。如何使消费与投资相互促进、共同拉动,尤其值得进一步探讨。

对此,罗志恒指出,会议对消费和投资的关系从经济循环的角度做了更深刻的阐述。从三驾马车的角度,消费和投资都是需求,但是消费是终端需求,投资要承担优化供给结构、提高经济运行效率的作用,而不能只简单理解为需求,如果将投资只理解为需求,将会产生诸多无效投资。

“因此,消费的提振,会引发制造业投资增加以增强福利和效用、基建投资增加以改善消费环境等;投资增加尤其是高质量的投资增加将创造和释放需求,比如新的、更优质的产品诞生,就创造新的需求。”罗志恒说。

看点五:以科技创新引领现代化产业体系

值得关注的是,在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到的明年工作安排中,产业体系建设占据了重要的位置,甚至居于“扩大国内需求”之前。

会议也多次提及了科技相关内容,强调“推动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要“以科技创新引领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提升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

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或许正对应着会议开头所提的“先立后破”中“立”的内容。王军也认为,这意味着我国对经济增长的布局以中长期目标为主。

4月28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对此有更详细的阐述。

当时的会议指出,要加快建设以实体经济为支撑的现代化产业体系。会议也点名了几项技术产业:巩固和扩大新能源汽车发展优势,加快推进充电桩、储能等设施建设和配套电网改造;要重视通用人工智能发展,营造创新生态,重视防范风险。

对比来看,本次会议更强调“以科技创新为引领”。苏剑认为,在目前全球竞争的背景下,更需要强调科技自立自强,这也意味着未来有更多投资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在经济工作中占据重要位置的房地产行业,在本次会议中不见身影。较为相关的是,会议提到,“要持续有效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重点领域的风险,首当其冲的就是房地产,因为风险扩散到了系统性风险的边缘。” 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直言,2023年供给端政策的着力点,就是防止风险蔓延至稳健经营的企业,让2022年底以来的“金融16条”、“三支箭”以及近期房企白名单、“三个不低于”等部署落地,止住供给端风险,使开发商降价,不拿地不开工致全链条收缩的局面得以改观。

李宇嘉认为,明年在房地产方面,主要是加快推进配售型保障性住房建设供应,城中村改造与保障性住房结合,农村违法改造等。这也是修复市场活力,为房地产未来可持续发展创造基础。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3
12/08
22:0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