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圣诺生物产能利用率未饱和反扩张产品重叠与实控人老东家或成对手

原创 金证研 · 2021-05-13 22:37

《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闻君/作者 沐灵 映蔚 洪力/风控

从20世纪90年代初至今,多肽药物进入中国市场已逾30年。纵观行业的竞争格局,由于研制多肽药物需要投入巨额的资金和时间,壁垒较高,欧美发达国家的跨国制药巨头基本垄断了市场上多肽药物超级品种。在中国,国外品牌占据了多肽药物大部分市场份额,而国产多肽药物则以仿制国外已过专利保护期或未在中国申请专利的多肽药物为主。此背景下,成都圣诺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诺生物”)历经数次变道,此次“重返”科创板,能否实现华丽转身?

观其背后,一方面,圣诺生物的销售费用持续增加,三年累计超4亿元,且市场推广费用超九成。另一方面,圣诺生物的研发费用率连续两年明显低于同行均值,且研发人员数量占比在同行中“垫底”。而其四个车间及两条多肽制剂生产线中,2020年仅一个车间的产能利用率达到饱和,此次募资新增产能达产后能否完全“消化”?或是“未知数”。雪上加霜的是,圣诺生物还曾与其控股股东控制的企业共用电话,独立性存疑。

一、销售费用攀升市场推广费占比超九成,研发人员数量占比同行“垫底”

销售费用是企业销售商品的过程中产生的费用,销售费用过高则会“侵蚀”企业的利润。近年来,圣诺生物的销售费用持续增长。其中,圣诺生物市场推广费占销售费用的比重超过九成。

一方面,2018-2020年,圣诺生物的销售费用持续增加。

据圣诺生物签署日为2021年4月9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招股书”)及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8-2020年,圣诺生物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8亿元、3.27亿元、3.79亿元,2019-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17.54%、15.92%;净利润分别为2,986.13万元、4,813.17万元、5,999.78万元,2019-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61.18%、24.65%。

2018-2020年,圣诺生物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14亿元、1.67亿元、1.82亿元,2019-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45.87%、9.05%。

另一方面,圣诺生物的销售费用中,其市场推广费占比超九成且逐年增长,累计金额超4亿元。

据招股书,圣诺生物的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分别为深圳翰宇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翰宇药业”)、海南双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成药业”)、凯莱英医药集团(天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莱英”)、重庆博腾制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腾股份”)、康龙化成(北京)新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龙化成”)。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圣诺生物的市场推广费分别为1.09亿元、1.6亿元、1.76亿元,占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95.51%、96.2%、96.62%。

对此,圣诺生物表示,报告期内,其市场推广费快速增长主要是“两票制”在全国范围内推行,导致公司制剂销售模式发生改变,进而影响公司销售费用;由于公司制剂业务起步较晚,多款产品仍处于业务拓展阶段,市场推广费用相对成熟阶段投入较高。

据招股书,凯莱英、博腾股份、康龙化成三家公司主要从事定制研发生产服务,未涉及国内制剂销售,不存在市场推广费,从而销售费用率较低。

据翰宇药业2019-2020年年报,2018-2020年,翰宇药业销售费用分别为6.04亿元、5.93亿元、4.61亿元,市场推广费分别为8,222.5万元、1,490.45万元、849.68万元。

据双成药业2019-2020年年报,2018-2020年,双成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85亿元、2.06亿元、1.67亿元,市场开发费分别为1.78亿元、2.02亿元、1.65亿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8-2020年,翰宇药业的市场推广费占其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13.61%、2.52%、1.84%,双成药业的市场推广费占其销售费用的96.47%、98.29%、98.63%。

招股书显示,圣诺生物主营业务主要分为产品销售以及提供药学研究及定制生产服务两大类,其中,翰宇药业、双成药业系从多肽产品销售选取的可比公司。

可以看出,2018-2020年,圣诺生物的市场推广费占销售费用的比例不断上升,且市场推广费占比均超九成,对比其多肽产品销售的可比公司,翰宇药业的市场推广费占销售费用比重,远低于圣诺生物与双成药业,高企的市场推广费是行业惯例还是个别表现?或该“打上问号”。

此外,技术的创新和进步是多肽企业保持持续竞争优势的关键,而圣诺生物称其高度重视多肽药物的研发工作,自2019年起,其研发人员费用率却低于同行均值。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圣诺生物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568.43万元、1,109.8万元、1,824.91万元,2019-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29.24%、64.44%。

据招股书及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8-2020年,圣诺生物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64%、3.4%、4.82%;同期,可比上市公司翰宇药业、双成药业、凯莱英、博腾股份、康龙化成的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5.56%、10.11%、8.47%。

不仅如此,2020年,圣诺生物的员工构成中,研发人员的比重不足两成,研发人员占比或在同行“垫底”。

据招股书,2020年,圣诺生物的研发人员共有113人,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为19.12%。

据翰宇药业2020年报,2020年,翰宇药业研发人员有241人,研发人员数量占比为25.61%。

据双成药业2020年报,2020年,双成药业研发人员共71人,研发人员数量占比为21.85%。

据凯莱英2020年报,2020年,凯莱英的研发人员共2,607人,研发人员数量占比为47.60%。

据博腾股份2020年报,2020年,博腾股份研发人员共599人,研发人员数量占比为22.73%。

据康龙化成2020年报,2020年,康龙化成的研发人员共9,615人,研发人员数量占比为87.31%。

可见,圣诺生物不仅研发费用率连续两年明显低于同行均值,其2020年研发人员数量占比也在同行业可比公司中“垫底”,其对多肽药物研发工作的重视程度几何?尚未可知。

二、成立时实控人尚在“老东家”任职,两项制剂产品与实控人老东家或存“重叠”

需先说明的是,圣诺生物多位高管曾任职于成都地奥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奥制药”)。

据招股书,圣诺生物的实际控制人为文永均、马兰文夫妇,核心技术人员为文永均、马中刚、曾德志、郭德文、董华建。

据招股书,1997年4月-2003年4月,圣诺生物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兼核心技术人员的文永均,任地奥制药研究所合成一室主任。1998年7月-2003年2月,圣诺生物董事、副总经理王晓莉任地奥制药研究所主研人员。1998年9月-2003年12月,圣诺生物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文发胜任地奥制药质检部质检员。

需要指出的是,文永均还没从地奥制药离职,便出资参与设立了圣诺生物。

据招股书,2001年7月16日,成都圣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圣诺生物的前身,以下简称“圣诺有限”)召开股东会,同意文永均、崔学云、王晓莉、马兰文、韩玉出资设立圣诺生物。其中,文永均的出资比例为45%,马兰文的出资比例为10%。

2001年7月23日,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发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不难看出,2001年7月,文永均等人出资设立圣诺有限时,其还供职于地奥制药。

值得一提的是,圣诺生物两项多肽药制剂产品与地奥制药或存“重叠”。

据地奥制药官方网站,地奥制药是1988年8月18日创办的高新技术企业,已成为集天然药物、合成药物、基因工程药物、微生物药物、药物制剂研制为一体的大型骨干制药企业。

且地奥制药官网显示,地奥制药的产品中有两项分别名为替波定-注射用胸腺五肽、迈普新-注射用胸腺法新。其中,产品“替波定-注射用胸腺五肽”功能主治为恶性肿瘤病人因放疗、化疗所致的免疫功能低下。产品“迈普新-注射用胸腺法新”功能主治为慢性乙型肝炎;作者免疫损害病者的疫苗免疫应答增强剂,免疫系统功能受到抑制者,包括接受慢性血液透析和老年病患,本品可增强病者对病毒性疫苗,例如流感疫苗或乙肝疫苗的免疫应答。

据招股书,胸腺五肽制剂和胸腺法新制剂均属于应用于抗肿瘤、抗病毒等领域的免疫调节剂辅助药物。中国国内胸腺五肽制剂生产企业较多,市场竞争激烈,圣诺生物已不再销售制剂产品,目前主要销售原料药。

且圣诺生物称,2018年以来,其已经停止胸腺五肽制剂产品的生产销售,目前公司胸腺五肽制剂未销售。

此外,地奥制药下属子公司,也是圣诺生物胸腺法新制剂产品在中国市场的主要竞争企业之一。

胸腺法新制剂在中国国内市场的主要竞争企业包括赛生公司、地奥制药下属公司地奥九泓制药厂等9家。圣诺胸腺法新原料药除自用生产制剂外,主要销往韩国。

尽管圣诺生物目前未销售胸腺五肽制剂,但其已取得国内批件,加上胸腺法新制剂两款多肽药制剂,与圣诺生物实控人老东家产品或存重叠。

据招股书,圣诺生物的主要产品包括胸腺五肽、胸腺法新、比伐芦定等。其中,胸腺五肽主要在售产品类别为原料药,对应的治疗领域为免疫治疗;胸腺法新主要在售产品类别为制剂、原料药,对应的治疗领域为免疫治疗。

且圣诺生物的制剂产品中,“注射用胸腺法新”已取得国内批件,用途为“免疫调节药物;慢性乙型肝炎;作为免疫损害病者的疫苗免疫应答增强剂。免疫系统功能受到抑制者,包括接受慢性血液透析和老年病患,本品可增强病者对病毒性疫苗,例如流感疫苗或乙肝疫苗的免疫应答”。

此外,圣诺生物的制剂产品中,“注射用胸腺五肽”已取得国内批件,用途为“免疫调节剂,适用于恶性肿瘤病人因放疗、化疗导致的免疫功能低下,慢性乙型肝炎患者免疫调节治疗,各种细胞免疫功能低下等疾病”。

也就是说,圣诺生物实际控制人在“老东家”地奥制药任研究所合成一室主任期间,出资参与创立了圣诺生物,且圣诺生物两项多肽药制剂产品,品种、功能用途与地奥制药或存“重叠”。

三、产能利用率走低仅一个车间生产线“饱和”,反募资上亿元扩产

2020年,圣诺生物多条生产线的产能利用率走低,仅一个车间生产线产能利用率饱和。

据招股书,2018-2020年,圣诺生物多肽原料药/GMP标准定制生产中,101车间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0.93%、100.77%、102.93%,102车间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3.64%、57.1%、88.58%,103车间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8.64%、77.47%、54.17%。

2018-2020年,多肽制剂/GMP 标准定制生产中,冻干粉针生产线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1.91%、59.88%、74.07%,小容量注射剂生产线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6.91%、110.49%、60.49%。

2018-2020年,小分子原料药中,104车间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27.47%、39.51%、16.05%。

也就是说,截至2020年底,不仅多条生产线产能利用率走低,除了圣诺生物的产能利用率除多肽原料药/GMP标准定制生产101车间外,其他生产线均未饱和,其小分子原料药104车间的产能利用率仅为18.52%。

与此同时,圣诺生物拟募资1.86亿元扩建多肽原料药。

据招股书,此次上市,圣诺生物拟募资1.86亿元用于“年产395千克多肽原料药生产线项目”。该项目建设完成后,将新增4条多肽原料药生产线,增加设备理论产能395kg。

那么,结合多肽原料药和多肽制剂产品的产能利用率情况,圣诺生物此次募资扩建,新增产能能否“消化”?尚未可知。

四、曾与控股股东控制的企业共用联系电话,独立性或遭“拷问”

独立经营能力对于企业来说至关重要。反观圣诺生物,其曾在2017年与其控股股东控制的企业共用联系电话,令人唏嘘。

据招股书,成都赛诺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诺投资”)直接持有圣诺生物50%的股份,为圣诺生物的控股股东。

据招股书,赛诺投资控制的其他企业分别为成都格莱高科技有限公司、成都格莱精密仪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莱仪器”)、四川熔增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熔增化学品有限公司。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圣诺生物的企业联系电话均为028-88203657。

据招股书,格莱仪器主营业务为研发、生产、销售色谱仪器,圣诺生物采购其生产的色谱仪,并向其销售部分原料药用于色谱仪生产中的测试环节。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年,格莱仪器的企业联系电话为028-88203657。

也即是说,2017年,圣诺生物与其控股股东控制的格莱仪器“撞号”,且双方存在交易来往,圣诺生物的独立性或存“缺失”。

慎而思之,勤而行之。圣诺生物此番上市能否获得好成绩?犹未可知。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1
05/13
22:37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