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负债68亿,从大佬到失信,华谊兄弟失去了什么?|艾问人物

原创 艾问人物 · 2021-05-14 18:09

近日,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高达3亿元人民币,被执行人包括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王中磊、王中军。

从曾经国内影视圈的“老大哥”到如今落寞的被执行人,回顾华谊兄弟风雨20多年的历程,可谓是“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从广告到电影

众所周知,华谊兄弟的创始人王中军与王中磊是一对兄弟。但有很多人或许并不知道,华谊兄弟最早的业务是广告。

国家物资局出版社,是王中军事业的起点,在这里他首次接触到了传媒行业。工作3年之后,王中军进入永乐文化,任职广告部经理。于此同时,弟弟王中磊考入北京青年政治学院,课余爱好是看电影。

1989年,王中军停下手中的工作,进入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攻读大众传媒专业硕士。获得学位后,1994年王中军与王中磊共同成立华谊兄弟广告公司。也正是在同一年,同样是“大院子弟”的王朔与冯小刚成立好梦电影公司,期望在刚刚开始腾飞的国内影视行业中,闯出一番天地。

介于当时国内广告公司的稀缺,以及王中军此前工作中积累的人脉,华谊兄弟开张不久,便拿下了中国银行、国家电力及中石化等大客户,成功积累下公司发展的第一桶金。

那个在80年代因为种种问题不得不放弃的电影梦,也在此时被重新点燃。

在与影视圈多次接触后,王中军王中磊兄弟找到了第一个理想的合作对象,冯小刚。

此时好梦电影公司已经推出过《永失我爱》《一地鸡毛》等作品,恰逢1997年王朔因“宣传灰色主义”被封杀,不得不出国暂避风头。种种因素推动之下,冯小刚与华谊兄弟在1998年推出了合作后的第一部作品《没完没了》,带来5000万收益。

2000年,王中军王中磊兄弟成立华谊兄弟太合影视投资公司,并接连推出《大腕》《手机》《天下无贼》《夜宴》《集结号》等一部部创下内地票房佳绩的电影作品。这使华谊兄弟迅速成为国内头部影视公司,很快便作为影视第一股登陆创业板。在21世纪的前10年里,国内电影市场中,华谊兄弟与冯小刚的对手,或许只有他们自己。

暗中标好了价格

进入21世纪10年代,市场局面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

第一个变化的因素,是互联网行业的兴起。缺乏互联网基因这一点先天不足,使华谊兄弟在这一个10年逐渐失去对市场的掌控权。对此,王中军曾坦言,阿里影业等互联网线上娱乐平台,给华谊兄弟带来了压迫性打击,“想过做互联网线上娱乐,但没这个能力走向互联网化”。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了解到,在上市之后,尝到资本膨胀带来的甜头的王中军王中磊兄弟,也渐渐将目光从主业电影转移到资本的运作上。先是1亿入股掌趣科技,在掌趣科技上市后,获利15倍;随后加码银汉科技,通过不断减持套现,获利超24亿元。对于两位兄弟而言,仅是简单撬动一下资本的杠杆,带来的回报远超投资电影。

相较于投资市场的风生水起,华谊兄弟在电影市场可谓接连失利。

先是冯小刚转型之作《一九四二》票房不敌《泰囧》,账面亏损上亿;随后,《我不是潘金莲》口碑票房双亏。在这段时间里,能被观众记住的,仅仅只有《西游降魔篇》《老炮儿》《芳华》《八佰》等寥寥几部作品。

与此同时,曾经被华谊兄弟甩在身后的各路电影公司以及新势力正奋起直追,短短几年里,不论是电影作品的制作与宣发,还是影院拍片与票务,或是互联网资源的对接,“小弟”们都在一口一口将华谊手中的蛋糕“偷走”。

2018年,崔永元对于冯小刚、范冰冰“阴阳合同”的质疑,对华谊兄弟带来沉重的致命一击。公司被查账审计,股价一蹶不振,迎来上市十年首亏。同年上映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网传成本达3亿,最终收获票房仅6亿,华谊兄弟最终选择不公开此片的收支情况,仅在年报中提及 “未达预期”。

2019年,华谊兄弟再亏40亿。被给予厚望的《只有芸知道》票房不足2亿,创下冯小刚贺岁档电影票房新低。

2020年疫情爆发,全球影视行业普受重创。尽管档期一推再推的《八佰》最终揽货全球票房榜首,但这对于走在下坡路上的华谊兄弟而言可谓杯水车薪——当年华谊兄弟仍旧亏损超10亿。

而在今年的春节档期中,有陈坤、周迅等实力明星加盟,以及手游头部IP阴阳师改编等重重光环的《侍神令》票房不足3亿,在不被手游玩家接受的同时,也因为剧中其他演员加戏、宣传与实际不符等,失去路人缘。同期上映的影片《你好,李焕英》《唐人街探案3》等影片,或是票房口碑双丰收,或是延续前作票房神话,狂揽几十亿。

在刚刚过去的五一档中,华谊兄弟的《阳光劫匪》不可谓不惨淡,这部投资超5亿的电影,在5天的五一假期中,最终票房不到4000万,排片占比仅5%。同期《你的婚礼》排片24.2%,收获票房超5亿。

冯小刚为华谊兄弟创造了上市前的辉煌,但对于冯小刚的过度依赖,却使华谊兄弟在上市之后失去了更多。

除了兄弟,华谊兄弟还有什么?

截至去年年底,华谊兄弟总负债近60亿,资产负债率达62.22%。

2021年第一季度,华谊兄弟负债不减反增,已累积至68.57亿。

在巨额亏损之后,卖画、卖房、卖设备、股权质押成了王中军用以还债的方式,“为了公司的安全,我什么都可以卖”。

与此同时,与东阳美拉签订的长达5年的对赌协议,也已经来到最后的关头。2015年,华谊兄弟以10亿元获得东阳美拉70%的股权,此时东阳美拉成立仅2个月,注册资金500万元,总资产不到2万。

华谊兄弟看好的,是东阳美拉的创始人,自己的老朋友,冯小刚。在这份对赌协议中,华谊兄弟与东阳美拉商定,2016年至2020年期间,东阳美拉需承诺每年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且保持每年15%的增长。若无法按预期完成,冯小刚需以现金形式将差额补还华谊兄弟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观察,据公开数据,东阳美拉在2016年及2017年分别完成1.02亿元及1.17亿元的业绩,刚刚至及格线。但在2018年及2020年中,分别仅完成6500万元及550万元业绩,根据协议,冯小刚需个人出资补偿6800万元与1.75亿元。

尽管其中的损失可以由对赌人填补,但在资本市场中,标的业绩爽约带来的是商业资产的大幅减值。财报显示,自华谊兄弟收购东阳美拉后,截至2020年,其对商誉减值金额累计已超8亿。

这仅仅只是华谊兄弟众多收购中的冰山一角。据统计,仅在2013年至2016年间,华谊兄弟仅在收购上便耗资近50亿元,其中大多数标的业绩并未达标,其直接后果便是华谊兄弟陷入资金困境。

电影、明星、资本、现金多座城池接连失守,华谊兄弟走到如今真的只剩兄弟了吗?

对一家曾经站在市场第一梯队,且保持过十余年高度增长的公司而言,或许不要过早放弃。

从财报上来看,2021年第一季度,华谊兄弟业绩终于扭亏为盈,在决心重回电影初心之后的第三年,华谊兄弟终于赢来了净利润的正增长,尽管这2.35亿元的利润或将全部拿去填补被执行的3亿元。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了解,即使接连推出的多部作品在市场中遇冷,但华谊兄弟手中仍不乏值得期待的存货:郑凯主演的电影《超越》定档6月12日;曹保平执导,黄渤、周迅主演的《涉过愤怒的海》已锁定暑期档;陈正道执导,张子枫、吴磊主演的《盛夏未来》将于8月14日上映;杨枫执导张涵予、范伟主演的《铁道英雄》定档国庆。

这些待播出作品中,既有实力派演员,也有可保证流量的人气明星,以及口碑有保证的优质导演,很难说会败给同档期的其他电影。

不知王中军、王中磊是否会不时会想起2014年华谊兄弟20周年庆典。彼时公司发展正如日中天,冯小刚、葛优、成龙、刘德华、李冰冰、黄晓明等近百位影视明星悉数到场庆贺,金鸡百花电影节开幕红毯也不过如此。

也正是在这一年,王中军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以近4亿元买下梵高生前最后一幅画作《雏菊与罂粟花》,将之收藏在自己的北京松美术馆中。

这或许是华谊兄弟发展至今最后的一段高光时刻。

时至今日,松美术馆已经成为年轻人的网红打卡地。这些由华谊兄弟与冯氏喜剧陪伴走过电影岁月的年轻人们,如今已不再看重影视公司、导演等招牌是否知名,他们只在乎电影是否是好电影。

2021年「科技力量」影响力100强榜单评选正式启动,将诞生「最具科学价值全球创始人」50 强榜单和「最具潜力硬科技品牌」50 强榜单两大榜单。


END

编辑:Amelia
图编:丘丘
配图:网络侵删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1
05/14
18:0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