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目前中国居民可投资规模有200万亿元行业边际变化或孕育巨大投资机会——专访惠理集团中国业务联席总裁钟俊杰

何艳 · 2021-09-25 18:02

红周刊 记者 何艳

拉长周期看,A股本身就处于牛市中。不过与美股不同,几大科技龙头为美股打下了长牛的基础,而A股每年都有不同的资产在上涨。如果一个行业在未来一段时间盈利会变得非常好甚至超预期,这里面或许孕育着很大的投资机会,是需要戴上“眼镜”去寻找的。

“A股‘牛短熊长’的说法,我个人不完全认同。因为在中国基金业20余年历史里,基金大部分年份都是挣钱的,若用基金指数为标准判断市场,拉长周期看,A股本身就在牛市中。”近期,惠理集团董事总经理兼中国业务联席总裁钟俊杰在接受《红周刊》专访时如是说。在他看来,A股已经走出了近10年的慢牛行情,“结构牛”愈发明显。不过与美股不同,几大科技龙头为美股打下了长牛的基础,而A股每年都有不同的资产在上涨。因此投资者需敬畏市场且与时俱进,作为机构投资人需要不断挖掘市场的投资机会,建立对行业及公司“边际变化”的敏感性。

A股当下已处于10年牛市中

《红周刊》:惠理集团由国际知名价值投资者拿督斯里谢清海于1993年在香港创立,作为最早一批进军中国内地市场的境外领先投资者,在中国内地扎根已有近12年,先谈谈在您眼中A股和美股的不同吧。相较美股近10余年牛市,A股给人的感觉则“牛短熊长”。您是否有这种感觉?

钟俊杰:A股“牛短熊长”的说法,我个人不完全认同。我认为A股市场已处于长牛中了。

这牵扯到评价标准问题,如果将基金回报作为牛市的标准就会发现, A股实际上是“牛长熊短”。在中国基金业20余年历史里,亏损的年份寥寥可数。具体来看,过去10年,除了2011年的股债双杀,2018年的全面下跌,其他年份都是上涨的。2021年至今,虽部分基金亏钱,但仍有不少基金在持续赚钱。整体上基金是挣钱的,若用基金指数为标准进行市场判断,拉长周期看,A股本身就处于牛市中。

不过与美股不同,几大科技龙头为美股打下了长牛的基础,而A股每年都有不同的资产在上涨。这也正是新兴市场的特征,换一个角度看,是中国多个行业发展速度更快。

《红周刊》:除了形成共识的指数编制,还有其他原因让人感觉A股“牛短熊长”吗?

钟俊杰:还有退市的影响,A股至今没有顺畅的退市机制。我认为A股市场最需要打破的瓶颈就是加快推行注册制,制定更严格的退市标准。过去很多投资者买到了质地不佳的股票,可以一直拿着,直到下一轮牛市解套,因为这些公司退市风险很小。但若质量不好的公司隔三岔五就退市了,投资者的投资行为就会受到约束,对质量不佳的公司不去冒险,这样资金会越来越多地流向优质公司,或者转向购买基金,由基金经理去筛选那些相对优质的公司。

《红周刊》您说的是制度层面,股市长牛最关键的还是公司的基本面。

钟俊杰:是的。优秀的公司基本面是长牛的基石。但有什么特质才算是优质公司呢?这也是一个问题。就像过去两年“抱团”很流行,但有没有矫枉过正?因为市场中确实出现了不看估值高低,买公司就要买最好的几个龙头股的现象,而造成其他大量公司无人研究及投资。

“边际变化”中存在大机会

《红周刊》:抱团这个话题在《红周刊》也做过多次探讨,本身存在合理性。中国的机构化在加速发展,基金规模迅速扩大,这么多钱,到底买什么?首选当然是盈利能力最好的公司,也就是核心资产,外资也是这么想的吧?

钟俊杰:是的,这很容易理解。外资看中国公司很多都看不清,因此只能看中国最好的公司。过去一两年,由于外资加速流入带来的共振效应,造成核心资产“抱团”火热。但任何东西价格都不能偏离价值太远,经过一轮上涨,不少股票隐含的年化回报率或已降低到市场平均水平以下,性价比已经不高。抱团股瓦解,不是经营出现了问题,只是价格太高。

《红周刊》:今年的市场就出现了抱团资金的流出,那么这些资金流出后寻找的新方向是什么呢?

钟俊杰:市场已经给出答案了。今年暴涨的化工、钢铁等周期股都是资金布局的方向。这些行业过去不太挣钱,但现在非常挣钱,盈利持续改善,且这种现象还会延续几年,这就是估值洼地,资金自然就涌入了这些行业。

作为资管机构,要对这种变化很敏感,要不断地去研究市场中哪些行业边际上出现了新变化。这非常重要,即使一个东西本身非常好,但其在边际上已经不再改善,最好的一面已经表现出来,价格也可能会受到压制。

《红周刊》:投资人如何培养“边际变化”的敏感性呢?因为疫情因素,很多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世界九大船舶公司2021年上半年业绩均出现了大幅提升,还有哪些行业正在出现边际变化呢?

钟俊杰:从机构角度来说,作为一位投资经理,就是需要去关注行业的边际变化。像惠理在香港、中国内地及马来西亚拥有一支超过70名投资专家的投资团队,年进行超过6500次尽职调查。如果一个行业在未来一段时间盈利会变得非常好甚至超预期,这里面或许孕育着很大的投资机会,是需要带上“眼镜”去寻找的。

当然,每个行业边际变化的原因都不一样。如很多与疫情相关的行业,此前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可能再过几年,这些行业边际都是下降的,因为“最美”的那面已经集中爆发了。比如消费行业,盈利能力在2020年疫情背景下得到了最大的改善,也获得了资本市场最大的关注,而从今年开始,边际改善幅度在下降,和很多行业比吸引力就没那么大了。

同时,被市场关注的新能源,也很好解释。全球都在应对气候变暖问题,在政策层面又提出的“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这将为行业带来大的拐点。与之相关的光伏、储能、特高压等等,虽然当下不见得盈利能力很好,但未来它们的边际会持续得到改善,会不断吸引资金关注。

中国居民可投资规模有200万亿元

《红周刊》:现在“结构牛”行情已经很明显了,我们还能期待“全面牛”吗?

钟俊杰:未来不太可能再出现类似2005至2007年的“全面牛”了,鸡犬升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若方法得当,挣到钱仍是相对容易的,最核心的理由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态势非常好,几乎每年都能带来很好的盈利机会。但投资的视角很重要,没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你“躺赢”,投资人既要敬畏市场,又要与时俱进。

《红周刊》:当下,您给投资者的建议是什么?

钟俊杰:第一,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说买入并持有还是最好的方法,对未来要抱有乐观积极的看法。第二,要敢于“下手”,尤其是市场还在下跌时珍惜机会敢于多买。第三,资产配置上要丰富,寻找市场牛熊状态都能长期挣钱的资产类别,且不要在意过去一时的得失,应以长期视角进行配置。

《红周刊》作为专业的海外投资机构,怎么看内地公募基金规模大爆发,权益基金管理规模破千亿的已经近40家,投资人都围着顶流基金经理转这类现象。

钟俊杰:中国的资管行业是一个新兴行业,具有其独特的特点。

中国人口基数非常庞大,财富积累的速度特别快。据我们了解,目前中国居民可投资的资产规模在200万亿元左右,每年的增速均超过主要发达经济体,这就使得中国在3、5年内就可以做到欧美10年甚至20年才能完成的事。这是后发优势。

但也存在一些隐忧,比如,国内市场热衷于新发基金,而且还出现冰火两重天的境况,一面是一日售罄的限量基金,规模上百亿甚至千亿,只为追逐“顶流”明星;一面是很多基金发行却鲜有人问津。但结果可能是,基民扎堆追捧的产品业绩表现并不出色。

这主要是投资理念不成熟所致,普通投资者并未将投资看作是长期行为,只是将其视为短期投机,很容易短期内将注意力集中到某些热点上。其实在市场调整过程中,恰好手握资金并敢于下手,那才算真正地修炼到家了。

《红周刊》:那么外资和国内的资管比,又有哪些优势呢?

钟俊杰:外资的优势在于全球资产配置的能力,投资理念相对成熟,符合高净值和机构的需求。国内顶尖机构如平安、人寿、太保等保险公司以及大的理财子公司等都是我们的客户。随着政策的开放,如互认和跨境理财通的开通,未来将有很大的潜力服务中国的客户。

(备注:惠理集团是亚洲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之一)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1
09/25
18:0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