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加载中 ...

前11月291位公募基金经理离任,泰信、北信瑞丰等公司遭遇较大冲击

张桔 · 2021-12-04 16:02

红周刊 | 张桔

上海某券商基金分析师廖仲明指出,公募面对业绩考核和市场竞争,催生出大概两类离职原因,一是临近期末业绩考核,业绩较差的基金经理有淘汰的压力;二是长期业绩不错的管理人,被私募、资管等操作更加灵活、收入更具诱惑的平台所吸引。

2021仅剩最后一个月,今年公募年度收益或不及前两年风光,由此基金经理变动离任势头有增无减。Wind统计显示,2021年前11月内地公募基金经理中,离任掌门达291位,逼近去年全年的水平。这些离任的人中,多人跳槽到其他公募。

记者聚焦其中的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包括了董承非、颜媛、彭敢、郝淼、李进、付伟、钱睿南、光磊、戴奇雷、王俊、魏伟、王智慧等一大批昔日明星。透过纷繁的离职潮表象,至少可以归纳几点:首先,在今年新锐基金经理和中生代基金经理快速出成绩的背景下,一批并非顶流的绩差老牌基金经理或饭碗岌岌可危;其次,沿袭前两年的权益大潮,部分权益人才匮乏的机构继续上演抢人大战;此外,今年核心资产特别是医药板块的集体低迷让人始料未及,此前积蓄医药人才的多家公募遭遇尴尬,部分掌门快速离职另谋高就。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四位10年老将领衔年内权益舵手离任榜。

据《红周刊》统计,在今年迄今离任的权益基金经理中,任职超过10年的大约有四位老将,他们分别是董承非、钱睿南、戴奇雷、张原。从公开资料来看,除去钱睿南已经转投兴业基金并发行产品外,另外几位名将似乎还没有正式官宣下家。曾经他们亦如朱少醒般被投资者誉为常青树基金经理,曾经的种种迹象显示他们会在一家基金公司长期坚守,但是却不约而同的在2021年与老东家基金经理岗位挥手告别。

仔细分辨,几人的情况还是有很大差异,首先是名气最大的兴全老将董承非。

作为一度管理规模超过600亿的顶流董承非,所管基金的业绩疲态近两年表现无余。在他最后卸任的两只基金中,最新规模超过300亿元的兴全趋势投资无疑是其代表作。但这只规模足够吸引眼球的知名产品,近两年的业绩却明显退步。2020年,该基金全年恰好实现48%的收益,同类排名中等偏上。但2021年迄今,这只产品却遭遇滑铁卢,迄今尽管已经更换基金经理,但年度业绩依然为负。从历史调仓建仓思路来看,董承非属于风格偏保守的老派投资人,追求稳健的持仓和均衡的配置,而这似乎和今年尤为明显的赛道式投资下风格的快速切换格格不入,这种矛盾也清晰体现在今年三份季报中。首先是产品的股票仓位一直保持在6成左右的下限上,从一季报的67.21%到二季度的63.22%再到三季度的65.35%,说明基金经理一直采取防御策略。这也能从十大重仓股的变迁进一步验证,记者发现有8只标的股连续三季上榜,这其中大部分是与房地产产业链相关,比如保利发展、万科A、欧派家居、北新建材。但是房地产板块尽管近期有所异动修复估值,因受到政策和行业景气度等多重因素影响,上述标的股开年迄今悉数表现为下跌,特别是北新建材和万科跌幅达30%一线。

同时,三安光电和紫金矿业稳定地占据今年的头两号重仓股,但是两家公司也各有各的烦恼,前者近期被上证50、上证180、沪深300指数同时剔除,紫金矿业最新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已经彻底没了公募基金的身影。从年内表现看,稍好一些的三安光电也不过涨幅在25%一线。对比来看,让他更遭诟病的是当时在管的另一只基金兴全新视野,直接的导火索是基金半年报中的数据,该基金在上半年亏损大约9.8亿元的情况下,却照章办事收了管理费大约8.7亿元。

“他是一种非常淡定的投资风格,强调对市场的敬畏之心,这种感悟来源于对股市历史的研究,也来源于10多年亲历牛熊轮换的经验。投资风格相对均衡,不赌单一行业,力争控制回撤风险。同时他是一名逆向投资者,通过提前小仓位布局,捕捉市场潜在回暖机会。今年年初他就公开表示对2021年全年比较悲观,实际运作上也是主要做一些防守性动作,因此导致了今年的表现不佳。”廖仲明如是分析。

虽然坊间猜测他下一站会奔私,但是根据最新调研记录,他仍以兴全基金的身份在11月参与两次调研。对比董承非,从业超过13年的老将钱睿南在一季度离职后,本月已经在新东家兴业基金出任新品的拟任基金经理。不过他的离开似乎与业绩无关,更多可能是出于职业发展的考虑。数据显示,他在3月12日最后卸任的银河稳健和现代服务主题,两只基金均去年表现不俗,特别是后者净值全年涨幅超90%。

囤积医药人才未料板块回调

颜媛、郝淼、光磊、赵伟等“改换门庭”

再看离任基金经理们擅长的能力圈,与新能源科技基金经理迅速走红吃香相反,前两年持续沸点的医药板块,今年大多数时间表现平淡,葛兰、赵蓓等顶流医药明星亦光环衰减,而处于中间层的医药基金经理,不稳定因素因行业景气度变化增加。

最近的一例是新华基金以医药擅长的孙明达,他仅在公司担任基金经理刚满100天就匆忙卸任。而这只是冰山一角,记者不完全梳理发现,在今年告别老东家基金经理岗位的名单中,包括了颜媛、光磊、郝淼、赵伟等药基掌门。而医药专业出身的经理相对短板明显,行业调整时容易触碰天花板,很多人对于其他板块投资并不擅长,因此或被迫选择转身离开,再例如去年知名医药基金经理于洋,甚至刚管理一只药基不满60天就离去。

以今年5月卸任的明星基金经理光磊为例,他最初闯出名气的产品是华宝大健康,同时截至卸任,他任职回报实现翻番的产品均来自药基。除华宝大健康外,另一只是华宝医药生物混合。但是,记者也发现,随着知名度与日俱增,光磊的担子越来越重,最多时他曾同时参与管理公司7只基金。从上半年在任时的持仓来看,他最为青睐的还是医药板块中的CXO赛道,基金二季报的十大重仓股中,药明康德、美迪西、凯莱英、博腾股份、康龙化成、泰格医药、昭衍新药几乎都可以归入其中。不过,虽然CXO赛道持续维持较高景气,但是这样过于集中的持仓还是留下风险隐患,而这样的集中在继任者张金涛的三季报中,得到一定程度调整。

有趣的是,在今年医药板块震荡加剧前提下,记者发现具备一定实力的医药掌门多选择向更具实力的头部公募跳槽,而由于医药的圈子相对不大,因此这种人才流动似乎形成了连环套。比如,农银汇理的赵伟年初卸任两只药基,而下半年就接手了富国精准医疗,该基金去年上半年的基金经理正是上文提到的于洋;任职接近6年的女将颜媛在今年8月中旬离任,她的代表作嘉实医疗保健,其继任者就是3月刚从宝盈卸任的另一药基名将郝淼。

似乎转来转去,医药主题成名的基金经理,基本还是在公募的圈子中选择新东家,而行业弱势医药舵手人往高处走流行下,中小基金公司如何应对呢?今年在医药基金中排名暂居首位的是名不见经传的安信医药健康,作为今年1月12日成立的新品,该基金或许生不逢时,但是基金经理所选择的普洛药业、九州药业等,虽非特别典型的机构抱团医药股,但是年内到目前均实现了超50%的涨幅。

而该基金的首任经理池陈森,本身是经济学硕士出身,此前曾在多家卖方担任过研究员,进入公司后亦从研究员起步,或许用这样一位并非科班出身的新秀管理药基实属冒险,毕竟中小公司没有足够的实力业内挖角。但是,恰逢今年医药整体杀估值,前期多数抱团股显著回调,相对冷门的医药股上位也让这次尝试取得成功。

除去药基掌门外,基金经理选择更大平台的例子也存在于全市场基金中。“朱睿今年10月13日接任鹏华汇智优选混合A基金经理一职,截至目前,短短51天时间为基金带来8.54%收益,他此前在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任职,管理两只基金分别是大摩进取优选股票、大摩基础行业混合,任职收益为122.38%和87.87%,但是管理规模一直上不去,跳槽至鹏华后目前管理规模超90亿。”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向记者举例。

离职潮使中小基金公司冲击更大

团队普遍青黄不接,谁是救命稻草?

除去人和行业因素外,基金经理变动中受到冲击最大的还是中小基金公司,据万德统计,新华、前海开源、国投瑞银、北信瑞丰、泰信等多家中小基金公司,在今年前11个月中离职人数居前,都超过了5人次。

以北信瑞丰为例,在上述时间段中离职的基金经理达到6人,其中王忠波、于军华、黄祥斌、张伟保等都是权益团队基金经理。对于一家实力排名靠后的基金公司来说,一年时间失去4人可谓遭受重创,同时公司在任权益基金经理仅有陆文凯、邹杰、庞文杰、张文博等4人。无论从岗位任职时间和最佳任职回报等多项指标来看,这4人比离职的四人稍逊一筹。

在今年卸任的上述4人中,其中3人都是在基金经理岗位任职超过6年的老将,特别是王忠波任职超过9年半,此前他曾在银河、国联安、招商等公募出任过高管,在北信瑞丰任职以来,他同样继续着管理产品的脚步,在该公司管理过优选成长和平安中国两只产品。

Wind数据显示,他管理时间更长的是平安中国,在任职将近两年时间中,他所取得的任职回报是66.06%,大幅超越该基金历史上其他几任基金经理。2020年,这只基金全年取得52.58%的净值增长率,这一数值在同类基金中排在大约前三分之一,也是历史上分年度最好成绩。

从基金调仓来看,记者发现王忠波管理时的平安中国,大体思路是重仓多个赛道龙头方针,比如去年四季报就同时容纳了包括贵州茅台、宁德时代、隆基股份、中航重机、玲珑轮胎等,今年一季度大体维持四季报的重仓格局,同时加入京东方、凯莱英等细分赛道的龙头,整体持仓思路进一步趋于分散。

但是,今年的业绩或许是受到白酒等热门赛道回调拖累,较去年同期下滑明显,或许正是因此,导致王忠波今年6月中旬交出基金经理帅印。

作为该基金的继任者邹杰,似乎并没有与前任思路保持一致,基金二季报的十大重仓股中,除去复兴医药和中国中免等个别标的外,其余重仓基本被晶澳科技、阳光电源、天合光能、隆基股份等新能源产业链上的股票所占据,整体的重仓行业较之前收敛。但是6月30日时间点上的持仓,很难断定是王忠波的思路还是邹杰的想法。

而基金的三季报,记者发现整体持仓思路发生巨大变化,邹杰彻底摒弃了此前占优势的科技成长,十大重仓选择了清一色的沪深300核心资产标的股,并且十大重仓股的被持仓占比彼此间差距不大,全部集中在大约4.5%~5.5%的区间之内,其中第一大重仓股迈瑞医疗仅比第十大重仓股美的集团高出不到1个百分点。

但是这样颠覆性的思路存在两方面问题,首先当然是面临估值修复的沪深300究竟何时才能迎来实质意义上的修复;其次是这类股票的流通市值要显著大于以新能源半导体为主的科技成长类公司,当季的10家公司中,即便是流通盘最小的宁波银行,目前的流通盘也突破了2400亿,这也造就了9月30日时2.25亿规模的该基金,在转换思路后发现面临规模束缚投资。最关键的问题在于,这样的改变下业绩也不见起色,截至12月1日收盘,该基金年内的净值增长率仅为2.38%,在同类基金中排在最后四分之一半区。

(本文已刊发于12月4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基金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载
文章
2021
12/04
16:02

推荐阅读